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三章 崩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顾思甜刚睡醒,就看到慕小辞哭了,她着急的跟着哭,那一刻,慕小辞觉得周身很冷。

    仿佛一直以来坚信的信仰,就那么崩塌了!

    慕小辞顾不得思甜,让王妈把孩子照看住,自己则是打车火速赶往医院。

    医院的大门口围满了警车,慕小辞扒开人群往里面走,迎面便受了一耳光,打的她头晕目眩!

    “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

    哭天抢地的喊声,慕小辞恍然间看到了林秋霞站在她面前,几个男警察将她拉住,她撕扯的想过来打她。

    慕小辞上前抓着林秋霞的手:“范哲呢?他人呢?”

    “你害死了我儿!你这个杀人犯!”

    林秋霞痛哭流涕,朝那些警察指着慕小辞说:“就是她,她跟那个女人是一伙的,我儿子是被她害死的!”

    “警察,把这个女人抓起来!”

    周围闹嚷嚷的,慕小辞听到周围人窃窃私语。

    “那病人死的好可怜,听说身上中了数刀,刀刀致命,活活疼死的。”

    “哎到底是因为什么啊?”

    “这不是来了个女人吗?两个女人,一个男人,能有什么事?估计情杀吧。”

    慕小辞只觉得周围十分冰冷,大家口中的人是钟庆吗?

    他在哪里?

    这时,有人在楼上喊她,慕小辞迟钝的看向楼上,正是席盎。

    看到席盎的那一刻,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顾不得脸上的疼痛,也不想理会周围人鄙夷的目光,她冲出人墙,朝二楼跑出。

    跑的路上她似乎什么也记不得,忘了自己怎么就站在了二楼,而钟庆的病房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慕小辞不得入内。

    里面已经没有了钟庆的身影,但地上的血迹证明了那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可怕的案件。

    席盎看着失魂落魄的慕小辞,心中蓦然一疼,忍不住将她拉入怀中。

    “对不起,没能好好保护他,对不起...”

    慕小辞只是愣了一会,感受到身旁的暖意,她拒绝的将他推开,嘴里念念有词:“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死,我答应他,要待他走的,他怎么就死了呢?”

    慕小辞浑浑噩噩道,显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席盎,他人呢?他在哪里?你说会不会他诈死,其实根本没死。四年前我不就炸死吗?现在我活的好好的。”眼泪不听话的流了下来,慕小辞捏住那块疼痛的心脏,努力镇定道:“席盎,你告诉我,钟庆他人到底在哪里?”

    “打扰一下,请问两人跟死者范哲是什么关系?”

    出现在范哲的死亡的地点,警察习惯性的盘问道。

    席盎拉着慕小辞的手,下意识的想要回避,可慕小辞却站出来,擦了擦眼泪,红着眼睛道:“警察你好,我是死者的前妻,他人呢?我能不能见他?”

    “前妻?那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例行问几句话。”

    “好。”

    慕小辞立刻答应了。

    席盎拉着她的手,似乎不想她离开,慕小辞却道:“盎哥,我马上就能带你们走了,我们的好日子马上就来了,我不相信,他会死在这个时候!”

    她红着眼睛道,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牢狱她蹲了,红窑她去了,马上就要得到幸福的时候,钟庆却死了?

    “盎哥你放手,除非我亲眼确定,不然他永远活着。”

    -

    慕小辞跟随着上了警车,车辆呼啸而过的时候,她看到了沈晴晴的脸。

    她坐在前方的警车上,脸色苍白,面部有一大片红色的血迹,她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后来车窗升上去,就再也看不到了。

    -

    审讯结束后,慕小辞问他们,她可以去见见范哲吗?

    却被拒绝了。

    警察好意道:“有人来接你了,赶快回去吧。”

    慕小辞心有不甘,可也不能硬来,她郁郁寡欢的朝门口走去。

    不知道顾凉言是怎么知道她这这里的,她走出去后,便看到他正站在门口,有个年纪稍大的中年男人正跟他攀谈什么。

    见慕小辞出来,他招招手,看着她青灰色的脸,看起来十分憔悴。

    他默不作声的看了她一眼,道:“节哀顺变。”

    慕小辞没回话。

    “走吧,陪我去吃点饭。”

    “没胃口,顾先生想去就自己去吧。”

    顾凉言顿了一下,道:“你这样有用吗?范哲他能起死回生?”

    “用不着顾先生挂记。”

    “你别这幅样子,我怕影响思甜的心情,你今天无缘无故跑出来,你知不知道她担心到现在?”

    “我帮你问过了,范哲的死可能是意外。”

    “意外?”这个回答和席盎给她说的不一样。

    “不是沈晴晴吗?”

    慕小辞脱口而出。

    顾凉言道:“沈晴晴是有嫌疑,她重创了范哲,但是不是她致死,还需要调查,现在你总可以放宽心了,反正结果会尽快早出来。”

    慕小辞道:“你有办法让我去看看范哲吗?”

    顾凉言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挑眉道:“你不害怕?”

    害怕?

    同甘共死之人,有什么可怕,慕小辞道:“你有没有法子?”

    “呵,如果你能收拾住自己情绪,让思甜不察觉,我可以考虑带你去见见。”

    慕小辞答应了这个请求。

    “那么现在,有时间跟我吃饭了吗?”

    “饭可以吃,什么时候带我去?”

    顾凉言拧眉看了一下她道:“有时候感觉你挺不错的,可每当这个时候就感觉你很功利性。”

    “呵呵,顾先生,我们之间不一直这样吗?都是有利可图呢。”

    “那就看你表现。”

    慕小辞内心疲惫,却还是陪着顾凉言去吃了饭,吃了饭后她以为顾凉言会带她去见钟庆。

    可没想到,他却驱车去了药店。

    车停在药店门口,慕小辞呆在车上,顾凉言开门走了下去。

    慕小辞没随他走,而是看着面前的人群,心中有些焦急,她必须快点看到钟庆。

    拖一分钟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就像是一直存在的信仰,突然间崩塌了,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以后又要继续做什么。

    这时候顾凉言从药店走了出来,慕小辞盯着他,眼神甚是怪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