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自我怀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心还在前面抱怨着,问橙拉住问谦放慢了脚步小声耳语着:

    “剑心的意思是小心是莫剑心,他是剑灵,御剑心是御煞。小心这里又成了她是剑灵,御剑心是莫剑心,剑心是御煞。哥,你觉得谁说的靠谱?”

    “你若是非要刨根问底,我倒觉得御煞是小心,剑心知道的多剑灵的可能性也大,咱们奶奶那样你又不是没见过,御剑心是莫剑心的概率必定是板上钉钉的事,莫家人在山上与世隔绝脾气差是祖传的!”

    问谦看看小心,自己琢磨一下给了问橙一个自己觉得比较对的答案。“呵呵,咱们要怎么逃跑啊。”

    “呵呵,我那知道,你不是万能老哥吗?”

    “呵呵,都这种时刻了,你就别呵呵了,怪渗人的。”

    “呵呵,你先呵呵的我才跟着呵呵的,不然谁说话非要带个呵呵。”问橙把锅再次甩给问谦。

    “不然咱们唱歌吧,我感觉这距离那藤蔓还能救咱们一命。”

    “好,唱,唱什么?”问橙同意了问谦的建议,根本不敢再往身后看。

    “什么难听唱什么,咱们现在动一下,都会引起鼠群的反击。”

    “那……那死了都要爱?你那破锣嗓子直接唱高音部分,别说藤蔓了,警察都能直接找上门说你扰民。”

    “我算了吧,毕竟在野外,骚扰到同行多不好,你那画心不也唱的挺动听吗?不然来一首,哥哥给你伴奏?”

    “死就死,咱们一起唱,谁不唱谁孙子!”

    问橙豁出去了大声嘶吼着唱画心,问谦自己挖的坑又不能不唱,也跟着嚎了起来。

    藤蔓还没引来,鼠群先受到了惊吓,无数只试炼兽从树冠上跃了下来,对准兄妹两个冲了过来。

    “快跑!”

    问谦看到鼠群开始乱蹿,拉着问橙的胳膊立马转身要跑,脚腕上就被藤蔓缠住拽倒在地上。

    御剑心解决完最后一波蝎群,听到刺耳的歌声,震得脑袋嗡嗡响,环视四周发现兄妹二人已经逃跑,正准备捂着耳朵寻声追去,聆音藤先一步爬了过去。

    兄妹二人就在御剑心面前,被聆音藤缠成粽子拽飞出去,御剑心刚想看热闹嘲笑二人的自作自受,大批的试炼兽冲着自己就跑了过来,大有要造反将自己一并撕碎了的架势。

    这打架就怕不要命的,御剑心看着这试炼兽受惊吓的程度还有数量,自己就算硬刚能赢也得被消耗到体力不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避其锋芒跑就完了。

    当兄妹两个又被挂回参天大树的枯树冠上时,刚稍微松了口气,庆幸自己机智,就看到御剑心提着青铜剑以极快的速度跑了过来,身后跟着一群赤眼巨型灰老鼠。

    “别过来!别过来!往别的地方跑!”

    问橙倒挂在树上疯狂的顾涌着大喊,生怕御剑心把鼠群引过来。

    御剑心没有说话,直接用实际行动拒绝着问橙,飞身跃上树冠,对着兄妹二人挥剑轻砍几下,藤蔓断裂兄妹两个掉了下去,马上要落地时,又双双被御剑抓住了衣领拽回树冠上。

    “咳咳……衣领勒的我喘不过气来了!”问橙伸手扣着拽住自己衣领的手。

    “哦,你要下去喂老鼠?”

    御剑心手一松,问橙快速下坠摔在地上的碎藤蔓堆里。

    “问橙!”

    问谦担心的不行,眼看着鼠群围了上来,问橙还在地上坐着根本没爬起来。

    御剑心刚松手,问谦在粗树杈上一站稳,立马往主树干那边跑,想滑下去看看问橙情况,就算要喂老鼠两个人在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

    还没等问谦爬下来,御剑心站在树冠上对准了扑向问橙的领头鼠颈部,一剑刺了过去,领头鼠被钉在地上,抽搐两下化为灰烬消失了。

    周围还在靠近的鼠群因为闻到了同伴的血腥味,就像被定住一样,卡在离问橙还有半米远的地方观察着现在的情况。

    “你们谁还要再上前来试试?莫家历代入林试炼只斩你们一只,今日你们若还不退去,我灭你们一族也不是不可以。”

    御剑心的话一点气势也没有,就像闲聊一样,在问橙听来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震慑力,与其信他能灭老鼠一族,还不如寄希望于鼠群会被御剑心的空城计唬住,自己退去。

    “喂,过来,傻愣着干嘛,你真信这剑灵能灭了这群老鼠吗?他又不是铁打的,刚跟蝎子打完了再跟老鼠打,肯定会被压制的,趁它们在对峙咱们快跑。”

    问谦从树干上滑下来,拽住登山包扯着问橙避开愣住的鼠群,看到路就跑,完全不顾左右了。

    “哼,两个傻子!”

    御剑心看到两个人跑了,轻哼一声伸手将铜剑收回,身体周围开始起雾,深蓝色长衫化作了月白色,身形也矮小了许多。

    “给他们点教训去吧,别伤了那两个愣头青,别的随便你们闹腾。”剑心命令一下,鼠群立马调转方向追了上去。

    “你这样坑自己的契人真的合适吗?”

    待鼠群离开后,缠满藤蔓的大树突然发出轰鸣低沉的人声,不是很清晰勉强能听懂在说什么。

    “怎么不合适?林子就这么大,又都是自己人,还能吃了他们不成?”剑心跃下树冠将剑插入地上,一挥衣袖瞬间化为乌有。

    问谦确定身后没有老鼠追来,这才松开问橙,两个人靠在树边上休息。

    “从禁地石碑后面仿画的地图还在吗?”

    问谦略休息一下,伸手向问橙要地图。

    “在,在这里。”问橙从口袋里拿出地图。

    “你还记得月白色衣服的那个剑灵说过什么吗?”

    “这我那记得,他话那么多,光记得他要挑拨离间咱们打架了。”

    “他说过得到他的契剑可以和他心意相通,知道所有邪祟的信息。”

    “昂,这有什么用,你知道了能打过吗?”问橙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用,反而很鸡助,知道了又打不过,还不如不知道。

    “不是没用,是非常有用,对方的弱点咱们也会知道的。”

    “好吧,那你要怎么和他心意相通?”

    “用血,我试试。”

    问谦说着拿出契剑想在胳膊上扎一下,可看看剑身实在是有有些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