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六十五章 争家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易青前世就没什么亲人,一直活到重生那边,身边基本上也就剩下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了,重生之后,直接给他安排了一个天煞孤星的人设,对此,他也没什么意见,反正一个人也习惯了。

    现在突然蹦跶出来了几个亲人,而且还是至亲,一开始易青还会非常期待的,只可惜,现实打脸太快,他还没来得及笑话一下,易中言这一家人就原形毕露了。

    “大伯!爷爷去世的时候,我还没出生,所以他老人家到底留下了什么,我是真不知道,至于我爸,他去世的时候,我都不在身边,留给我的就只有孟端胡同那边的房子了。”

    一大早,安耐不住的易中言就找到了易青,一开始是东拉西扯,说些陈年旧事,要么就是他和易青的父亲关系有多好,随后,在苏孟茵几次催促下,这才开始暗暗的点出来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老爷子留下的遗产!

    呵呵!

    易青也很想知道那个没见过面,据说解放前特别阔气的爷爷到底留下了什么,可是记忆当中,所有关于爷爷的信息,无不是老爷子万年穷困潦倒,如果不是易青父母转业回到京城,组织上给分了房子的话,说不定老爷子都要流落街头了。

    还遗产呢!?

    孟端胡同那边,当初找吕师傅修完宅子之后,被易青扔到耳房里的几口大柜子里面可能有老爷子生前穿过的旧衣服,要不要?

    “大侄子!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

    易中言明显不相信,虽然他也觉得易青现在住的宅子是拿国子监那边的祖宅换来的不大可能,而且昨天,他们也去了祖宅,那边的工作人员也明确说过,烟草局打解放后就一直在那边办公,那个时候,易青都还没出生呢!

    但是老爷子当年收藏的那些古董字画,难道还能凭空飞了不成?

    肯定就在易青的手里。

    要么就是被易青藏起来了,要么干脆就是被易青给卖了。

    不然的话,这么大的宅子并肩东西两个院子,从哪来的?

    总不能是易青自己赚的吧?

    他虽然刚回国内,但是,这些年也听说过一些这边的消息,总之就是一句话,穷的厉害,人均工资才几十块钱。

    易青想买这么大的宅子,存一辈子的钱恐怕都不够。

    “我怎么说也是你大伯,你爸的亲哥哥,老爷子传下来的东西,应该有我一份,是,老爷子过世的时候,我不在身边伺候,但我是长子,也有继承权的。”

    苏孟茵也端不住贵妇的款儿了,昨天听易中言说博古架上摆着的一个鼻烟壶都价值几万,她就再也坐不住了,开始幻想起了老爷子留下的海量财富。

    “我说你就别藏着了,赶紧拿出来,放心,怎么也会有你一份。”

    这特么是听不懂人话啦?

    易青看着这两口子,心里那叫一个腻歪,这年头有个海外关系都是能拿出去吹牛逼的资本,他认识的人里面,家里也有当初跟着老蒋逃去宝岛的亲戚,可人家的亲戚回来,都是想着怎么帮留在内地的亲人过好日子,又是带钱又是带礼物的。

    他们家里来的这一帮是什么玩意儿啊!?

    “我说了没有,你们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我也没有办法!”

    到底是长辈,易青就算是冲着便宜老爹的面子,也不能把人给赶出去,只能耐着性子和他们磨。

    “我当然不信了!”苏孟茵冷笑一声,说话也是越来越刻薄,“要是没有老爷子留下来的东西,你能置办这么大的宅子!?”

    昨天刚来这里的时候,苏孟茵的心情复杂极了,在没过来的时候,她的心里一直是非常瞧不起这门亲戚的,觉得要是重新联系上,肯定要被这边的穷亲戚占便宜,如果不是易中言一直坚持的话,她才不会来呢。

    结果到了这里,她才知道,敢情人家的日子比他们家过的要好得多了,不说别的,光是这居住条件就不是他们家能比的。

    他们家在台湾其实最多也就是个中上水平,一家九口人住在一栋小别墅里,哪像这里,并肩两套院子,竟然还有一个小花园。

    这让她保持了一路的优越感再也绷不住了,巨大的心理落差下,她对易青这个晚辈反倒是更加厌恶。

    “可别说是你自己赚来的,我可不信!”

    苏孟茵说着,还翻出一包烟来,刚抽出一支要点上,就被易青一把从她嘴里给夺走了。

    “孩子还在这里呢,注意些!”

    对待易中言,念在他是便宜老爹的亲大哥,易青还能多少有点儿耐心,可是这个苏孟茵从昨天一见面,就冷言冷语的,他可不惯着。

    “你~~~~~~~~~”

    易中言也冷了脸:“易青,怎么对待长辈呢,你父亲就没教过你!”

    卧槽!

    这已经是在骂街了!

    明知道易青的父母去世的早,这话分明就是再说,易青是个有娘生,没爹教的。

    易青的脸色顿时也变得阴沉了:“你们如果是来探亲的,我欢迎,作为晚辈,我也会尽力照顾好你们在内地的饮食起居,但是,如果你们带着别的目的来的,那么就请回吧!”

    易青直接下了逐客令,反正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人也不是他实实在在的亲戚,没必要太给他们脸了!

    “混账,你就是这么和我说话的!”

    易中言说着话,还拍了下桌子,结果一下子就把刚要睡着的七七给吓着了,哇哇大哭起来。

    尼玛!

    易青就是个女儿奴,最见不得的就是女儿受委屈,这要是换做别人的话,他怕是早就开打了,可现在面对的是个老头子,真要是给俩大嘴巴子,易青都怕把他给抽死。

    “小伟!你去叫黄姨,兰姨,带着孩子去爸妈那边!”

    因为涉及到易青的家事,付艺伟的父母都觉得不适合参与,一直都没过来。

    付艺伟看着孩子哭,也心疼的不得了,没好气的起身出屋,没一会儿,黄姨和兰姨就进来了,三个人把孩子裹好,抱去了东院。

    孩子走了,这边就剩下了易青和易中言夫妇,还有他们的两个儿子,易青也就不用再客气了。

    “这位先生,首先,你说你是我的大伯,没有任何证据,我可以认你,也可以不认你。”

    “我是你大伯,这还能有假!”

    易青讪笑一声,道:“既然是亲戚,大老远的过来,应该是探亲,可我怎么看着,你们也不像是来探亲的啊!”

    张嘴闭嘴就是老爷子的遗产,老爷子要是真的有遗产留下的话,易青当然不介意拿出来,甚至都给他们也未尝不可。

    可问题是,老爷子什么都没留下,解放以后甚至连房子都是政府帮着租的。

    “我再说一遍,爷爷临走前什么都没留下,信不信由你们!”

    “什么都没有,你这房子是怎么买的?”

    看着苏孟茵那嘴脸,易青真有种嗓子眼儿里被塞了苍蝇的感觉,恶心的不行,当然,易青也可以把他们赶出去,可他念着原主,实在是干不出来。

    “我买房置地,还得经过你们允许怎么的?”

    “你用自己的钱买,当然和我们没关系,可要是这钱是爷爷留下来的,就和我们有关系了!”

    说这话的是,那位自打昨天见了面之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过话的大堂哥,瞧着西装革履,人五人六的,没想到和他老子娘一样。

    易青现在甚至都有点儿埋怨当初解放战争的时候,我英勇无敌的人民解放军怎么就没一枪把他这个便宜大伯给毙了,美的他几十年过去了,还能在他面前带队添膈应。

    “行了,我也懒得和你们废话了,本来看在我爸的份上,你们大老远的过来,怎么着我也得好好招待,可现在,我也看出来了,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赶紧走人。”

    “走!?没那么容易!”

    苏孟茵见已经撕破了脸皮,更是没有了顾忌。

    “祖宗留下来的产业,你想一个人独吞,没门儿,我看你这房子就是卖了祖产才置办下来的,既然你不把老爷子的遗产拿出来,这套宅子~~~~~~~~”

    易中言立刻接了过去:“既然你不打算认我这个大伯,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但你父亲总归是我亲弟弟,这套宅子,两家一家一半!”

    你特么挺大个岁数活狗身上去了?

    想屁吃呢!?

    还特么一家一半,我美的你,都给你好不好!?

    易青不知道的是,昨天易中言两口子商量的时候,苏孟茵还真的想过,要独占这套宅子,倒也不是什么都不给易青,孟端胡同那边不是还有一套小院嘛!

    至于理由嘛!

    易中言是家里的长子,自古以来两兄弟分家,都是长子拿大头。

    易青听着这夫妇两个一唱一和的,真的是给气笑了,他见过无耻的,可却没见过这么无耻的,都五六十岁的人了,真是不把自己的脸当脸啊!

    既然这样,那就真的是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手机版网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