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五十二章 惊天之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血染红了神威军。

    血染红了石猛大将。

    血染红了太武桥、护城河河水、恭庆门、端靖门、极瑶门。

    石猛看着一风离去的背影,和那些惊慌失措的大武帝宫守卫战士,他,他们,的确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但他们的确看到了一种恐怖,来自他们内心深处,甚至他们自己平日也无法察觉到的恐怖。

    一风依然如闲庭信步般不紧不慢地走着,沿路是成千上万个神威军严阵以待,但他却能够感知他们虚张声势的表象下内心的慌乱。

    他说谎了。

    这些战魂虽然能够将人们心中深埋的恐惧和罪孽折射出来,也能够将它们完全释放,但是,人是天地间的最高等的生灵,他们的心中除了恐惧和罪孽,还有智慧。

    这是天地赐予他们的天地灵气的结晶,赐予他们天地大道的终极法则,他们的灵魂中蕴含极强的力量,智慧的力量,能够战胜恐惧,消弭罪孽。只要他们有足够的勇气和信念,就算有一万、十万、百万个战魂将他们围绕,不间断地释放他们心中的恐惧和罪孽,也不能将他们击败。

    因为,这个世界上,就算是最普通的人,也拥有这种勇气和信念,因为,这种勇气和信念的源头,就是情感。

    对亲人的呵护,对儿女的爱护,对爱人的牵绊,对朋友的道义,对土地的眷恋,对其他生灵的怜悯,对家的渴望,对国家的敬爱,种种情感,都能让人们诞生足够的勇气和信念,来对抗世界的黑暗。

    这百万战魂,的确能够搅乱一部分丧失了情感和迷失了方向的人,但不会是全部,他们这种人制造的混乱,很快就能被更多拥有情感、勇气和信念的人所平息。

    大梵天王佛是开创一方诸天的主宰神佛,却同样是为情所困的天地神佛,情债从天上到人间,从前世到今世,情感变成了劫难。

    但同样,情感也会化为更为强大的力量——以佛道道义,悲天悯人,悲悯万物——这就是一风身上强大力量的来源,并将送他走向更远的未来。

    可其他人不会这么想。

    “他想要干什么!”

    魏宇站在魏晃的身后,魏晃愤怒地指着由大武帝宫南方步步逼近的血红的天空大声呵斥,天空之上百万个血红的战魂如天上的血潮般汹涌而来。

    玄明广场上布置很简单,金龙阶两侧铺上了猩红的地毯文武百官站在玄明广场的两侧,金龙阶之下放着金色精美非凡的香案,摆放着简单却罕见的祭祀的祭品,其中便有九极真龙须。

    案头铭文华丽的巨大的香炉上,树立三根硕大的金色雕龙的朝天香,魏宇带领着魏晃朝天唱诵崇祭,百官感念齐声歌颂,正待辰时到来,祛除今日遍布的阴霾和灰雾,让云生金龙,大武帝国上承国运,继往开来,重振辉煌!

    然而正当魏宇唱诵完毕之时,他们赫然发现大武帝宫正南方向,血红色的无数魂魄汹涌而来,被阴霾和雾气笼罩住视野的他们才猛然反应过来,而此时在一旁焦急不已的宦官,又因为仪式正在庄重举行,而来不及向武帝汇报守城将士霸敦侯他们传过来的情报。

    魏宇和魏晃一转身,原本站在魏宇身后跟着举行祭祀的魏晃就站到了前面,魏晃的怒吼惊动了所有人,文武百官朝南边看去,顿时心慌意乱,他们虽然都不是常人,很多人都是圣书院出身的拥有高深修为的强者,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恐怖的天地异象。

    说实话,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杀戮,他们从圣书院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加上儒教的经典研习,让他们具备了一定的资格之后,便由圣书院阁老举荐——阁老们都有在朝廷挂职,然后由崔铭审核,最后交由武帝批准,便能在朝廷中当上六部官吏,最差也能在大武国各州境当个县令,成为一方父母官。

    杀戮没有见过,战场更是遥不可及,他们又哪里见识过这种恐怖异常、充满血腥和恐惧的强悍至极的天地异象,暴戾和血腥从来与他们无关,他们的勾心斗角,都是杀人于无形,是高层次的杀戮,哪里有这么粗暴、凶悍、无礼!

    他们心慌不已,但魏晃一眼便看出来,这些天上血红的战魂几乎全部为佛僧,他顿时便明白了是谁将他们带着过来,虽然愤怒,但他明白一风绝不是来找茬的,因为他是他登基的第一功臣,也是他们共同的目的,他们,拥有共同的利益。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拥有共同的利益更紧密的关系了。

    天空上,九狱玄鸾盘旋飞翔,金钩利爪,铁羽神翅扇动数股血色旋风,而玄明广场的南边,极瑶门的正中,一风稳稳地踏步而入。

    魏晃和一风隔着玄明广场,隔着文武百官的目光,远远对视,这是他们两年多来,再次见面,那个稳重、温和、充满佛门善意的太子已然消失,那个乖巧得有些孤僻、倔强、莽撞而显得有些幼稚的佛子也消失了。

    他们都成为了更成熟的人,因为他们拥有的力量越来越强,强到可以左右无数人的生死。

    他们开始明白什么是杀戮,什么是心狠手辣,什么叫做权谋诡计,什么叫做统领一方,为此,他们牺牲了温和和憨厚,牺牲了善意和慈悲,牺牲了亲情和爱情,他们得到的很多,他们失去的同样很多。

    但是,他们现在站在这里,拥有共同的目的。

    “启禀武帝,罪臣早就觉察他叛乱之心不死,竟敢私闯宫廷,还试图染血帝宫,请武帝让罪臣将功折罪,诛杀此贼,以儆效尤!”

    站在武官一侧的最末的位置,一个人疾走而出,跪在玄明广场的中间道路上,将为魏晃和一风隔开,叩首怒喊。

    魏晃怔了一下,旋即眼睛一转,回过头去看魏宇,但是魏宇拄着一根枯木拐杖,闭上了双眼,就像站着睡着了一般。

    魏晃眼神一凝,猛地回过头来,对着郑文琪大吼道:“滚!”

    郑文琪是崔铭的亲信,甚至可能是骨肉,但他同时也是圣书院的人,他的所作所为全是魏宇的命令,他从来没有做过逾矩之事,至少没有落下把柄,而更重要的是,大武帝国现在离不开圣书院。

    因此,魏晃不能让圣书院的人冷了心,郑文琪就是圣书院的代表,但他此刻出来,闭口不提崔铭之事,只说一风的叛逆行径,既是明哲保身,也是怀恨在心,很聪明,不过,不是最好的时机,甚至,什么时机都不是。

    因为,魏晃和一风此刻的立场是一致的,他们拥有共同的利益,一风的到来看上去是为了观礼,实际上是为魏晃的登基保驾护航,因为,魏晃会善待佛道,这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交易,郑文琪很聪明,但是他的仇恨和愤怒冲昏了头脑,聪明反被聪明误。

    郑文琪抬起头,血红的眼睛盯着魏晃,魏晃毫不退缩地看着他,此时此刻,佛道巨子就站在对面,即便郑文琪怀恨在心,又能把他怎么样?崔铭已经被龙神囚禁,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能够左右他决定的人,即便是对面的一风,也不可以!

    就在此时,“啪”地一声脆响,将玄明广场上的沉默击碎,金龙阶之上的一名甩鞭的宦官尖声道:“吉时已到,恭请太子魏晃登基,接受百官朝拜!”

    郑文琪被崇铠等人拉回武官行列的最末,消失在人影后,魏晃慢慢地转过身,看着金龙阶之上那尊雕镂九条金龙的帝王座,心中顿起狂澜,汹涌澎湃。

    魏宇拄着拐杖慢慢地退到一旁,再次闭上了双眼。

    魏晃蹬着金龙阶,金龙阶上的游龙在阶上吞云吐雾,一道道七彩的霞光从他的脚下生出,一风站在玄明广场之南,盯着魏晃脚踏七彩祥云,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个帝王座,他的心中同样感慨万千,波涛汹涌,这一刻,他等得太久了,每一个为此奋战的日夜,都如一个千年佛劫那么漫长,但是这一刻,他终于等来了。

    还差一步,就差一步,魏晃就能登上金龙阶,站在金龙椅前,稳稳地坐下去,接受百官朝拜,这个帝国的统治者,将迎来新的篇章。

    就在这时,金龙阶上的那几条金色游龙突然头颅冒出诡异的紫火,它们顿时扭曲成一团,七彩霞光也变成了紫火燃烧,紫火变成了一条紫色的龙鞭紧紧地缠绕住魏晃的身体。

    顿时,剧烈的痛苦让他不由的哀嚎失声,和痛苦的龙吟之声在天际轰然炸响,它们将整个大武帝宫晃动,顿时地动山摇,人影错乱,而在金龙阶之上的宝隆殿“嘭”地一声巨响,宝隆殿轰然倒塌,碎木瓦砾四溅纷飞,灰尘顿起,遮天蔽地,漫天尘雾之中,一声惊天怒吼传来:

    “本王倒要看看,是谁敢越过本王登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