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九章 长歌当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日初升。

    十万大军散布在这处的官道的两侧,漫山遍野都是风吼军和佛僧,他们都按照兵阵整齐列队,手中长枪未放,刀剑依然狰狞。

    他们的眼神注视着站在官道上的那个年轻的黑袍佛僧,大日初升的眼光照射在他的身上,让他金光闪闪,让他绽放光芒。就是他,将他们带领来到这里,就是他,带领他们在大武国辗转,创造了大武国甚至整个世界上的历史,他们的血泪挥洒在大武国的万里疆域,他们的战功将载入史册流传千古,他们的战歌将传唱在后世佛僧的口中,成为佛道历史浓墨重彩的一笔,他们的名字将独自编撰成册,传遍天下,传向未来。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但在同一瞬间,十万佛徒再次唱起了风吼战歌,“······万僧剑动为一死,阐因释果念功德。六道皆阗金轮暗,螺声摄魂灭障孽······”

    一风缓缓地扫视着这满山遍野的佛徒,心中感慨万千,他是在大武佛道被屠杀的混乱中第一个振臂高呼的人,他吸引了整个大武国佛道的瞩目,也吸引了大武军团最强的攻击,他是第一个看到了这场战争最终目标的人,他拥有最坚定的道心脚踏实地地去接近这个目标,他拼尽全力守护和捍卫佛道,和万千佛徒一起!

    他突然摘下胸口的金色法螺,灌注灵力,骤然放大,放在嘴边,用尽全力吹响!但奇怪的是,这一次从金色法螺中出现的并非金色的甘露,而是殷红的光团,声音也并非前几日那样宏伟壮阔深邃浑厚,而是凄厉、呜咽、哀鸣!

    那些血红的光团纷纷飞向天际,在天空之中变化成了一个个血红的战魂!地面所有的人都抬头看去,血红的战魂越来越多,大部分都是佛僧,也有很多百姓、书生,甚至是曾经的俘虏,但无一例外,他们都是战死之人,为佛道战死之人。

    玄鸾抬起头,伸出手数着战魂的数量,她看到了战死在西南古道的正林和尚,死在了噶多山沟伏击战的哈勒老和尚,战魂越来越多,成百上千,到十万、十几万、数十万,源源不断地从一风的金色法螺中冒出来,飞上天空,最后整个天空都是血红色的战魂,天边的大日瞬间被埋在了血红的光影之中,再也没敢露头。

    这些百万计的战魂,他们依然保持着生前战斗的模样,手中的长枪血红铮亮,刀剑森森,他们凝视着地面的一风,法螺依然在奏响,悲戚、寒凉,如同这冬日最冰冷的时分。

    秀姑火猴和书礼等人顿时明白了,为什么每一次战役之后,一风总是会飞到战场上空,举起法螺,法螺还会诡异地由金色变成血红,原来他是在收集战场上的战魂!

    这种战魂并非灵魂的一部分,而是灵魂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一种精神,是从灵魂中诞生的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世界上除了一风和玄鸾这两个对灵魂有着独特天赋的生灵,没有人能够看到,而一风将他们这种精神收集起来,让他们在此刻绽放。

    一风并非不知道这一次独自去君州城大武帝宫潜在的危险,相反,他比谁都清楚这场战争不会就此结束,从朝堂中开启,必会在朝堂中结束,但并非没有代价。

    但是,他必须去,正因为他是振臂高呼的人,豪言壮语谁都会说,谁说出来都很容易,但是坐起来很艰难,他要用实际行动去捍卫佛道,不论是狼环虎饲抑或是刀山火海,他都必须要去面对未知的危险,因为危险的背后,才有可能是佛道的未来。

    但他并非是独自一人,他是和死在战场的百万捍卫佛道的战魂一起,他要带着他们,他要让朝廷文武百官看看,他要让魏氏皇族好好看看这场战争的苦果,有多少生命毁灭在战场,有多少灵魂湮灭成虚无,又有多少佛道精神渲染了整个世间,他们是大道的守卫者,也是大道的殉难者,他们有资格、有必要去见证佛道的未来,他想看一看,面对着逝去的百万灵魂,魏氏皇族还好不好意思再针对佛道,再侮辱佛道,再企图构陷残害佛道,再试图毁灭佛道的未来!

    十万战歌,百万战魂,长歌相送,长歌当哭!

    一风眼神坚定,毅然转身,踏入了未知的、最后的征途。

    ······

    君州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不仅仅是战彦章和霸敦侯,和君州城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座城门上新到任的羽林军守城将士们,还有慌乱的数百万君州城百姓,所有人都在口口相传:“来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僧来了!那个史上最邪恶的大魔头来了!···他还带着数不清的恶鬼,就跟在他的身后,那些血红的恶鬼把整个天都染红了!···他们要来杀人了!恶鬼要来吃人啦!”

    所有的城门上的守卫都迅速增援,人员增加了十倍,所有轮候的守城将士都被拉过来,尤其是东边的青龙城门,战彦章和霸敦侯这两员大将亲自驻守在城门之上,虽然他们知道一风是武帝魏宇邀请来参加魏晃的登基大典的,但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大阵仗而来,引发了君州城前所未有的慌乱。

    要知道,君州城的百姓也并非其他普通城市的百姓,都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从太后吸纳八方功德,到惊天动地的论道大会,黄龙观飞仙台隔三差五引发的天地异象,崔王府中金雷震荡,大武帝宫间或的冲天龙吟厉啸,那都是常事,可现在,他们都开始集体心慌意乱,因为在他们有限的生命中,从来没有人能够如此强悍地威逼君州城,从来没有人掀起如此大的战争风暴,从来没有人能够杀死十万计的大武军团士兵,从来没有人能够逼着天下至尊的大武帝王黯然退位,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就是那个大魔头一风。

    没有人会相信能够完成这个堪称天下第一的创举的人是个好人,邪恶、阴狠、毒辣、暴戾、残忍,才应该是这种人身上的特质,说他能够将君州城内的四五百万老百姓全都杀光,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然而,他们无处可逃,从半个月前,君州城就因为被大武佛道合围而阻断了来往,所有城门关闭,所有百姓都蜷缩在家。

    今日,更是大武帝宫最盛大的事,更是守卫森严,所有城门紧闭,但很快,大武帝宫传递出消息,佛子一风是奉君命前往大武帝宫云台观礼,并非前来惹是生非,同时,羽林军和神威军在一百二十八座城坊中来回穿梭巡视,所有百姓都陆续紧闭门户,躲在家里战战兢兢,依然担惊受怕,这个时候,朝廷都能被他逼得无路可走,谁还能相信那个佛子是个慈眉善目的大善人呢?

    一风就带着人们这样的期待,走到了君州城外,青龙城门之前,玄鸾跟在他的身后,而玄鸾背后的天空,是一片铺天盖地的血红,百万战魂,怒目而视。

    青龙城门之上的将士们瞪大了惊恐的双眼,顿感手脚有些发软,他们即便都是上过战场拼杀的羽林军,可谁见过这种诡异万端的天地异象呢?那血红的战魂看起来的确是要吃人的恶鬼模样,随着一风的走近,半边天空都被染红,就像天上仙人的红色染缸打翻了,血色映照着所有人的眼睛,纯粹得睁不开眼。

    但是战彦章和霸敦侯并非常人,他们虽然没有见识过这种恐怖的异象,但至少能够保持冷静,战彦章手握长枪一震,怒吼道:“大胆恶僧,竟敢率鬼威逼君州城,不想死的话,撤去邪招,放你入城,否则,让你死在城下!”

    一风充耳不闻,慢慢踱步走过了青龙桥,青龙桥下的伊河瞬间便天上的佛道战魂染红,变成了血色伊河,战彦章和霸敦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一风抬起头,看着高高的城墙上两个霸气外露的大将,面无表情地淡淡说道:“他们不是鬼,他们是孽!”

    是朝廷造下的孽!

    说罢,他手握重拳,一拳轰出,一道黑金色的巨大拳芒轰向高耸的、厚重无比的精铜打造的城门。

    “轰隆——”

    重达万斤的城门轰然洞开,一风独步而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