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6章 神医招生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宋归尘忍着笑,“好了。”

    杜青衫不疑有他,细心地给她掂了掂枕头,道:“你且安心躺躺,去勤有堂之事,等你好了再说。”

    此病来势汹汹,方才喝了药,宋归尘的确觉得脑袋晕晕乎乎,躺了下去,困意袭来,越发觉得眼皮子沉重,渐渐闭上眼睛。

    察觉到杜青衫还一直坐在床边,又睁开眼,笑道,“阿晏忙去吧。”

    “我不忙,就在这里守着你,安心睡吧。”

    有什么安心不安心的,不过被他如此珍视,宋归尘心里比吃了蜜还甜,迷迷糊糊地道:

    “阿晏,昨日周大哥说的话,似乎是存了死志,我担心他会做出什么蠢事来……”

    杜青衫闻言一愣。

    “小尘放心吧,我已命人时刻注意着他的动静,不会让他出什么事的。”

    “你也觉得他昨日的话不对劲?”

    杜青衫无奈地制止了又要翻身起来的宋归尘。

    “周蔷表面上是遵纪守法的耸翠楼酒保,实际上有一颗江湖侠客嫉恶如仇的热心肠,为了帮助常氏父女,他连行刺王钦若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出,如今翠娘因他入狱,他必定不会坐视不管。”

    “不过就算他想救翠娘,州府关押死囚犯的大牢戒备重重,除非知州大人亲至,旁人是不可能轻易进去的。”

    宋归尘知道他说得没错。

    她“有幸”被关进州府大牢过,不过当时她只是作为嫌疑人关押进去,自然和死囚不同,看守得也没那么严密,故而杜青衫能轻易扮成洛捕头的模样进去将自己捞出来。

    关押死囚的大牢重重把守,没有知州大人的命令,旁人若想进入大牢,绝无可能。

    “翠娘秋后处斩,难不成,周大哥会在行刑当日采取行动?”

    “小尘,你且安心休息,别想太多。此事交给我就好。”

    杜青衫说着替她掖了掖被角,将手覆在她双眼之间,强势叫她闭上眼睛睡觉。

    哎,生了病,在我面前,还想着别人,真是该打。

    杜青衫心里这般想着,突然宋归尘一眨一眨的睫毛挠得他手心痒痒,他佯装生气:

    “小尘再在我面前关心别的男人,我可就要吃醋了。”

    宋归尘忙紧闭双眼,抿了抿嘴。

    还是忍不住笑出声:“你要是不忙,就先在那边坐一会儿,我昨晚已经将要送去勤有堂的书整理了出来,不过我这会儿确实难受,待我好转些,再与你下山。”

    “好。”

    不一会儿,宋归尘沉沉睡去,安静的屋中,只有杜青衫翻书的声音。

    武叔来过一次,又匆匆去了。

    林逋和甄神医倒是不怎么担心,毕竟二人都是医者,知道小尘这病不过是热气入体,好好歇息一阵就没事了。

    只是,今日的午饭,有些难吃。

    甄神医食之无味地吃着林逋亲自动手做的饭,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之色。

    林逋:“怎么?不好吃?不好吃就别吃了。”

    “我说你这臭小子,和小尘那孩子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一点做饭的手艺也没有学到呢?”

    林逋:“小尘的手艺,是我教的。”

    甄神医见了鬼似的看着林逋,一副我信了你的邪的样子,林逋又一本正经道: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啧啧了两声,甄神医问:“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不让小尘离开放鹤堂?毕竟小尘走了,就没有人给你做好吃的饭菜了。”

    “我何曾不让她离开放鹤堂?”

    “还说没有,前几日你不是放言,她若进京,不可自称是你的徒弟吗?”

    “逗她呢,想不到那丫头不经逗。”

    甄神医:……

    随便趴了几口饭,刚放下碗筷,柴门砰砰砰被敲响,林逋扫了一眼甄神医:“肯定又是你招来的人。”

    甄神医只好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对夫妻俩,俩人含羞带怯地看着甄神医:“甄神医,您是真神医啊,请收下我们夫妻的一点心意。”

    甄神医一看——

    妇人满面红光,怀里抱着一篮子鸡蛋;

    汉子精神炯炯,肩上扛着两只鸡鸭。

    “乡下人,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自家的鸡鸭下了几个蛋,甄神医一定要收下。”

    “对对对,对亏了您神医妙手,我才有机会重振雄风,我家娘子这几日——”

    “死鬼,说什么呢!”

    妇人横了身侧的汉子一眼,那一眼,又羞又急。

    甄神医这才想起这对夫妇是谁。

    原来是前几日他下山入乡时遇到的一对新婚夫妻,因房事不和正在吵架,甄神医技痒之下,略施小计,治好了汉子的不举之症。

    恍然大悟之后,笑呵呵地接过鸡蛋和鸡鸭,端起医者的架子,捋着胡子故作玄虚:

    “医者仁心,小事而已,小事而已,你们夫妻不必如此。”

    夫妻二人浓情蜜意够了之后,又殷殷看着甄神医:“甄神医,我夫妻二人今日前来,还有一事相求。”

    神医问:“何事?”

    “神医有所不知,我有个远房表哥,他也和我一样患有隐疾——想求神医下山为他医治医治。”

    “噢。”神医强忍想笑的冲动,板起脸,“老夫因缘巧合替你治了病,是你我缘分,至于他人,老夫可就爱莫能助了。”

    “神医——”

    甄神医端着架子,他可是神医,神医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出诊的。

    若不是放鹤堂实在是穷得一无所有,他才不会轻易折腰下山救人。

    思及此,甄神医别有意味地看了汉子一眼:“本神医隐居山野,从不轻易下山。”

    汉子聪慧,立刻点头道:“我这就下山将我表兄带到山上来。”

    甄神医满意地点点头,真是孺子可教呀!

    待夫妇二人喜滋滋地离去后,甄神医左手提鸡蛋,右手提鸡鸭,大步回了院中,想找林逋炫耀炫耀,没想到林逋早已吃好收拾了碗筷回了屋。

    甄神医放下鸡蛋,将一鸡一鸭放进三只白鹤的地盘,好叫它们也吃点东西。

    然而!

    许是从未见过如此丑陋的东西,三只白鹤嗷嗷叫着驱逐新来的鸡鸭,吓得一鸡一鸭“咯咯嘎嘎”乱叫,满院子四处乱跳。

    甄神医大呼不好,费尽力气抓住了鸡鸭,叹息摇头:“看来,三只高傲的鹤不欢迎你们,那就委屈你们了。”

    说着将两只可怜的鸡鸭重新绑了起来,扔到厨房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