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五章 朝着前方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动笔?”

    顾凉言皱眉道:“我的耐心有限。既然你喜欢惹怒我,就让你的亲友好友来灭我心头火,怎么样?”

    亲朋好友?

    听到这几个字时,慕小辞麻木的神经才刺痛了一下,他在威胁她。

    眼前的那张刺白的纸,就是他最后的忍耐。

    慕小辞不想迁怒别人,伸手拿过纸,可还没来得及落地,顾凉言的手就伸过来,一把拽住她的手,那页纸应声而落。

    “不想写就不要写!”

    顾凉言将她一把拽了上来,两人挨的很近,他用一种很不耐烦的语气道:“继续假怀孕呆在我身边,这事你是听,还是不听。”

    “你可以点头,也可以摇头!”

    呆在他身边?

    慕小辞眼睛里藏不住的闪过抵触和害怕,但她知道,自己一旦摇头,她身边人一定都要受到他的牵连。

    无奈的只好点头。

    “好,既然你点头了,这事情就好说了。”

    顾凉言将她拉的更近,慕小辞惊慌的抬头看向他,如果刚刚的靠近只是因为他想威胁,那现在,他这算是什么?

    “刚刚的事你也看到了,顾家缺个女主人,而沈晴晴她不会得思甜喜欢。”

    “经过我考虑,如果思甜后面选择你,我可以为了孩子,娶你。”

    顾凉言看着她震惊的眼睛,以及微微缩紧的瞳孔:“作为回报,我会治好你的声带,治好你的脸,但我对你只有唯一的要求,必须对思甜好。”

    “婚前协议跟以前你看过的一样,五年,孩子一旦小学毕业,我们就可以离婚。你过你的生活,我不会阻拦。”

    “但在此之前,我不管你之前跟了多少男人,都给我尽快斩断。”

    顾凉言一口气说完,慕小辞这才从震惊中缓了出来,面前的男人讲完条件后,双手一摊,挑眉道:“好,既然我们以前有许多不愉快的地方,那么为了预祝以后相处顺利,作为弥补,我可以答应你三件事。”

    “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类,我都可以答应。”

    慕小辞眼眸低垂,呵呵,这个男人犯下了对她不可饶恕的q犯,却想以这样的小恩小惠让她遗忘!

    这不可能?

    可现在她身份尽毁,名誉扫地,想回到正常的生活圈子凭自己实属不易,何况还有沈家的阻挠,更是难上加难。

    可上次被席盎带去T市,从席盎口中得知了钟庆最近的情况,手术情况十分乐观,钟庆很有可能苏醒。

    慕小辞想回到那个世界,现在顾凉言是她唯一可以借助的力量。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现在都要抓住这次机会。

    慕小辞内心充满着一股源源不断的力量,伸手主动在本子上写下了一段字。

    【我想要恢复自由身,想要去看望我的前夫,如果可以,我还想照顾他。】

    顾凉言看着上面写的字,神情略微复杂,而后他冷声回复:“自由身可以满足你,任何地方你都可以随意出入,只是小学老师的身份,已经回不去了。”

    “不过,做我顾凉言名义上的女人,不必需要挣钱的能力,我也不愿你在外抛头露面,婚后你照顾好思甜的日常起居就行。”

    “至于你的前夫,你未跟他生下一男半女,就不要有过多的牵扯。但你想去看他,经过我允许就可,我可以看在以后你要为思甜鞠躬尽瘁的份上,每月固定给你前夫账上打医药费。”

    慕小辞心神狠狠一凝,他的这些条件,听起来极其的刺耳,就像是她跪在地上求他一样。

    但现在的她,也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

    慕小辞没有退路,她只能选择答应。

    -

    日子过得极其快,转眼三个月过去,临近沈晴晴和顾思甜检验感情的日子快要到了。

    这段时间,慕小辞只进行两件事,一个是接受顾凉言的医生团队对脸部疤痕和声带的修复,第二个是偶尔在顾凉言的允许下,她能够去看望钟庆。

    如席盎所说,钟庆真的恢复的挺好,他的手会开始动了,睁开眼睛的那一天,指日可待。

    在这些振奋人心的消息下,慕小辞觉得自己生活的阳光又照了进来,尽管之前她才经历了黑暗。

    慕小辞整理了一下银白色的胸针,将头发挑了一些起来别在耳后。

    她看着镜子中气色变好的自己,脸上的疤痕也在医生的精心呵护中淡了许多。

    喷洒了生长因子的脸上,新生的肌肤,让她的脸,更加娇嫩几分。

    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因为沈晴晴,她因祸得福,皮肤状态好了很多。

    对着镜子微笑,慕小辞转身出了卫生间,向病房走去。

    路上遇到了护士跟她打招呼:“慕小姐,你对范先生可真好。”

    “真羡慕范先生。”

    慕小辞像往常一样,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钟庆。

    他的头发又长了许多,额前的刘海遮盖住额头上的纱布,以前她都会找人打理的整齐干净。

    但这段时间,慕小辞并没有找人修理。

    她想着万一钟庆在某个时间醒来,也好带他去理一个帅气的发型。

    “小庆,四年了。你终于要醒来了,你要是忘了我没关系,你一定要记得你自己。”

    慕小辞张口,声音细细的传来。

    她能开口说话了,虽然比不上之前正常,声音也不能说太大,但一般的交流是可以的。

    “你是钟叔最得意的关门弟子,你很聪明,继承了钟叔的衣钵,所以你醒来,我非逼着你继续学医不可。”

    “还有我耽误你四年,让你这么青春洋溢的年轻大小伙子为我躺在这里四年。我一定要亲手为你挑选一个媳妇,照顾你下半辈子,让你幸幸福福,快快乐乐。”

    “哎,小庆,你可赶紧好,我还想当面给你说句谢谢呢。可我也要骂你了,你是不是傻,那个时候为什么要救我呢,你明明可以逃走的。为什么又要回来?”

    “你这傻小子。”

    慕小辞絮絮叨叨的拉着钟庆温暖的大手,跟他聊天。

    阳光洒在他们身上,暖洋洋的。

    就在这时,有护士敲了敲门,说有人找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