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赶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谢慕林与朱瑞一行人到达城门口的时候,遇上了前来送行的谢璞父子。

    眼下时间还很早,天刚亮不久,风又刮得厉害,谢璞大约是心疼妻子女儿,便让她们留在了家中,只带着三个儿子出来送行了。

    他对朱瑞说了一番保重身体谨慎行事的嘱咐,便转头看向女儿:“真姐儿也是,身体要紧,路上要注意挡风防寒,若有身体不适,就立刻寻医问药,不要耽搁,也别仗着自己年青身体好便硬撑。”

    谢慕林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应下了,又说:“爹爹回家后替我跟娘说一声,让她别担心,我明年春天就回来了,说不定还能赶上大哥的婚礼。”

    这回轮到谢显之不好意思了。

    谢谨之则把一个匣子递给了妹妹:“这是父亲给你准备的,你好生收着,若是有用得着的地方,就别客气。”

    谢慕林有些惊讶地接过匣子,发现上头没上锁,打开来一看,却是一块可在谢家商行名下所有店铺中支银子和调派人手的信物玉牌,以及好几封谢璞的亲笔书信,信封上写的收信人姓名,从帝王心腹焦银台到谢璞的数位同年与湖阴同乡官员都有,甚至还有大理寺那位正卿左肇知大人和左少卿卢复之的名字。当初谢璞被陷害入狱,就是由这两位大人主审的,也不知道谢璞是几时与他们有了交情。

    谢璞对此却说得十分轻描淡写:“就是几位朋友,都是正直赤诚之人。若是你在京中遇到什么难处,连王爷都觉得为难,又或是你不好向王爷开口的,大可以拿着我的信去求这几位大人。我不敢说他们一定会答应帮你,但至少不会落井下石。”

    燕王府在京城的影响力主要是在皇家、宗室、皇亲与军队,在文官方面确实没多少人脉,燕王本人还长年成为御史们时不时参一下的对象,想找个能真心信任的盟友都不容易。谢璞的这几封信确实能帮上忙,谢慕林连忙向父亲道谢,小心翼翼地命人找了个锁上来,把匣子给锁好了,收入马车的暗格之中。

    谢慕林又问谢璞与谢显之:“可需要我给大姐和姐夫捎封信?”马驸马昨日就来托朱瑞给永宁长公主母子捎信了。她三日前曾嘱咐妹妹回家后问母亲,但文氏几日来都没消息,今日便再问一声,兴许家里已经把书信和礼物都准备好了。

    谢显之却笑道:“不必了,重阳节后父亲和婶娘已经给大妹妹去了信,前两日听说了你与妹夫要进京,又写了一封,告诉大妹妹他们你们要南下的消息。不过商队送信比不得你们脚程快,兴许等你们到了京城,大妹妹他们还没收到信呢!”

    谢谨之也道:“你们要日夜赶路,带的行李就不少了,家里又不是没有人手可以送信,用不着你操心。你路上把自己照看好了要紧。”

    这是亲人们的体贴之处,谢慕林又笑眯眯地应了。

    谢徽之则神秘兮兮地给谢慕林塞了一个本子,里头有他在京城结交过的还算可以信任的小伙伴们的名单,甚至还有承恩公义子曹剑之子曹荣的联系方式。虽说曹剑一家都已经外调地方,避开了朝中对曹家人的清算,但他们家毕竟在京城有宅子有产业,肯定会留下人看守的,当中亦有谢徽之熟悉的小厮长随。他把这个名单给姐姐,也是让她有个可以打听消息的地方。能不能管用不知道,可有总比没有强嘛。

    这都是兄弟的心意,谢慕林一并笑眯眯地收了下来,谢过了谢徽之的好意。

    送行送了一刻多钟,谢璞便发话了:“好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横竖明年你们还要回来的,就不必再儿女情长了。你们路上小心,谨慎行事。京中有皇上与王爷在,想来不会有事的。”他伸手拍了拍女婿朱瑞的手臂。

    朱瑞正色冲着岳父点点头:“岳父放心,小婿会护好娘子的。”双方再次正式道别,就在城门前分开了。

    谢慕林坐着马车,开始了南下之行。在北平府范围内,由于官道普遍铺得宽敞平坦,多用水泥,而且多是近年才翻修过的,所以道路平直,马车又加装了弹簧,并不觉得多颠簸。只有出了北平府的地界后,路面才变得难走起来。

    谢璞早有打算要在治下修路,自打他从女儿手中拿到了水泥配方,就开始打这个主意了。无奈修路工程浩大,又耗费颇丰,他直到真正成为了北平布政使,手握大权,才把这件事摆上了日程表。今年他只来得及把北平府周边的官道修完,明后年若没有什么大灾,边疆又没有大战,估计就要开始将整个燕地的官道都翻修一遍了。谢慕林虽然眼下暂时还没办法享受到这项便利,却也很用心地留意路边的情况,拿个小本本记下自己观察到的结果,预备将来老爹要开始修路时,可以提供点信息帮助。

    这一路走得很不容易。哪怕马车有了防震功能,也依旧是颇为原始的设计,马车轮也不是橡胶的,走在不够平坦的路上,依旧颠簸得紧。他们这一行都要赶路,也没多少时间给谢慕林适应,她只能庆幸自己没有晕车的毛病,否则真的很难受。但即使没有晕车,她坐上一天马车下来,夜里寄宿在驿站里的时候,也依旧吃不香睡不好。为了身体着想,她只能硬逼着自己吃饱,再强迫自己睡足时辰了。

    起初她可以吃饱,却很难睡得香,便想了个主意,让朱瑞教自己几招防身术,尤其是万一她被人拿武器劫持的话,该如何脱身才好。她也不是无的放矢,只是考虑到京城局势不明,她算是燕王父子的软肋了,哪怕进京后会跟在太后身边,也不能保证不会有遇上危险的时候。时间有限她也没办法让自己练成个武功高手,就算是骑术,她从香山回来后,也只能说勉强学会了独立骑马走路,却没办法快跑,所以,她只能抓紧路上的时间,学上几招防身的技能,以备万一了。

    朱瑞虽觉得妻子不必如此小心,但听她说多练练身体,只要累得狠了,就会睡得香一些,便也答应了,还真狠狠地锻炼了妻子一路,叫谢慕林从此再也没有为夜里睡不着觉发过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