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辞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燕王府的人效率极高。一天的时间,便已经把这回南行要用的马车全都准备妥当了。

    包括朱瑞送给谢慕林的那辆新车。

    由于谢慕林拒绝再给马车上漆,以免自己途中被熏晕,能干的工匠们想到了一个极好的替代方法——把动物皮革钉在马车外壁上充作涂层,还在两层皮革中间夹了层薄棉花,增加了马车壁的御寒效果与防御能力。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当谢慕林天黑后前去检查马车时,发现马车外表看起来就跟一般常见的马车没什么两样,走得近了,才能发现马车外壁上用一颗颗小钉子钉出了吉祥的图案,透出一股淡淡的华贵气息,端得是讲究之极。

    车厢里也都整理一新了。内饰是谢慕林定的方案,由香桃带着人做的。车帘、坐褥、靠枕、茶炉,以及一应收纳在暗格里的种种旅途必备用品,全都应有尽有。只要将几张可折叠的座椅收起,车厢内部甚至还能宽大到睡下两个人,再多两个靠近出口的座位供侍候的人小憩。

    谢慕林满意地验收了这辆马车,回头也检查了其他需要一同出行的马车。燕王府的人大约是侍候主人燕王一家三口出行习惯了,对这种事相当有经验,连预备路上马车出现问题时需要替换的车轮、零件什么的都带了一车,又有两名随行的王府仆从熟练掌握了修理马车的技能,可以说是把各种意外情况都考虑进去了,务必让少主人永安郡王朱瑞与郡王妃谢慕林这一路南下,中途不会因为任何意外事件而耽搁路程。

    谢慕林回到房间后,见朱瑞回来了,便向他报告了出行准备的完成情况,顺道夸奖了燕王府众人的工作效率与周全准备。朱瑞对燕王府众人的能力还是相当有信心的,甚至还给过他们不少建议,听到妻子夸奖他们,只觉得自己也受到了肯定,心情很是愉悦。

    谢慕林又拿出了燕王妃、静明师太送来的礼物,对朱瑞道:“无论是王妃还是师太,都对你十分关心呢。你瞧,她们担心你在路上受苦,什么都替你准备好了。”

    朱瑞摸了摸燕王妃送来的大氅,微笑道:“王妃待我一向慈爱,我心里是知道的。”接着又看向静明师太送来的羊皮靴,顿了顿,索性往旁边一坐,脱了脚上的鞋,便把靴子往脚上套,发现很是合脚。他露出了有些复杂的笑容:“姨娘的针线还是那么好……她已经有好几年没给我做鞋子了,没想到我出个远门,她还能惦记着,特特给我送靴子过来,也不知道她这几日赶制此靴,是否把眼睛都给熬红了。”

    谢慕林轻抚着他的背,柔声道:“我问过古娘子,古娘子说静明师太看起来有些疲倦,但身体并没有不适。她一番心意,要给你亲手做一双羊皮靴,你心里领了便是。我已经吩咐人备下补药和新制的冬装,明儿就给师太送过去了。吴姑姑也答应了我,等过年时,会替我们备一份年礼孝敬给师太的。若你还觉得不足,等我们从北平回来,就接师太到别院里小住些时日,好好陪陪她吧?就算她要把义母的牌位也一并带上,你也别埋怨。”

    朱瑞哑然失笑,反手拍了拍妻子的手背:“你的主意很好,就这么办吧。明年春天回来的时候,咱们接姨娘去温泉庄子上住些日子。管她爱带什么人呢!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由得她高兴便是。即使她要我冲着义母的牌位磕头喊娘,我也不会驳回去了。只要姨娘高兴,我有什么事是不能答应的呢?”

    谢慕林笑道:“若是要去温泉庄子,那我可得交代下去,让底下的人在我们离开北平期间,顺便把我那个温泉小庄子修整修整。若是师太在王府的温泉庄子里觉得不自在,那就到我那儿去住好了。我再让人在庄子里多种些桃树、果树,春天里果树开了花,一定会很漂亮的!”

    朱瑞全盘接受,还亲笔写了手令,好方便谢慕林手下人的到公中支银子——不是燕王府的公中,而是他永安郡王府的公中。他平日里花销不大,但作为郡王却有一份相当丰厚的禄米,手上也有几处很不错的产业,进项不少。除去养活手下的班底、车马等等事项的花销,他还剩了不少钱呢。如今既然是妻子要花,还是为了他亲生母亲花的,他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别说是银子,就连他手下的人,只要不是跟着他南下,又或是留在北平身肩重任的,都随妻子支使了。

    谢慕林有些小惊喜,但很快就平静地接受了。这是老公该做的事,没什么好吃惊的。不过临行前忽然又增加了这一项任务,如果非得今晚想好章程,只怕也没法休息好了。

    想到朱瑞昨晚没睡好,谢慕林想了想,决定先催丈夫睡觉,自己躺床上打个腹稿就好了。具体的安排,到了路上再想也不迟,反正他们与北平燕王府之间的通信还是相当方便的,即使走驿站,这种家常书信也没什么泄密的风险。

    一夜无事。朱瑞这一晚总算睡好了,第二天起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他似乎已经抛开了前天晚上的烦恼。谢慕林看到他这模样,心里也松了口气。

    小两口迅速吃了早饭,换上了方便行动的厚衣裳,披着厚厚的大氅出了门。谢慕林见外头天色发阴,还刮起了大风,便给自己添了个观音兜挡风。

    瞧这天色,估计北平的冬天是真的要降临了,只不知道要等几天,才会下今冬的第一场雪呢?

    夫妻俩去了正院向燕王妃辞行。没想到永平郡主也来了,昨晚上就在娘家过的夜,此时也跟在母亲身边,给兄长嫂子送行来了。

    燕王妃一手拉住朱瑞的手,另一只手拉住了谢慕林,郑重再向他们重申一回:“一定要把世子之位拿回来!自己也要小心保重身体。万事听王爷的安排就好,不必惊慌。”

    朱瑞应了,谢慕林见状便也应了声。

    永平郡主则谢过兄长把军中事务交给了丈夫袁燮代管,这等于是向外界表明了态度——燕王府的继承人对妹夫信任有加,绝无任何防备猜忌之意。袁燮眼下还在宣化,尚未回来,她这个妻子便代丈夫与婆婆,向兄长致谢。

    朱瑞笑了笑,柔声对永平郡主朱珮道:“你我本是手足至亲,你信任夫婿,我也信任自己的同袍。我相信袁燮会做得很好的,妹妹陪在他身边,也要多多支持他才是。”

    永平郡主红着脸微笑点了头。

    接着朱瑞便拉着谢慕林给燕王妃磕了头,正式辞别嫡母。

    从今天开始,他们就要离开安全而舒适的北平,前往京城去为自己、为燕王府,挣一个光明无忧的前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