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母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夜,朱瑞似乎并没有睡好。

    谢慕林倒是一觉睡到了天亮。当她起来时,看见丈夫脸上挂着的黑眼圈,顿时就有些后悔了:“你这是做什么?万事还有皇上和王爷在呢,又不是马上就会发生的事,你用得着这般辗转反侧吗?连觉都没睡好,你今天怎么办?今天要办的事还多着呢!明儿又要出门赶路了,不如多睡一会子,吃过午饭后再抽时间补一觉吧?”

    朱瑞用湿巾草草给自己洗了个脸,面带憔悴地笑道:“没事儿。我从前在开平卫镇守时,一晚上不睡,第二天照样能打退敌军。况且我天刚亮时还稍稍打了个盹儿,这就够了。今天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哪里还有闲功夫给我耽搁?我能撑得住的,晚上早些睡就是了。”

    他转身握住妻子的双手,低声道:“别责怪自己,我还要谢过娘子,昨儿晚上提醒了我呢!这件事非常重要,而我竟然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疏忽了。我心里已经有了几个想法,等到了京城,一定要好好跟父王商量才行。即使父王与我对某些事情无比笃定,世上总有万一,早作预案,即使真有什么变故,也不至于手足无策。当然,若是白白操心一场,根本不会发生我们担心的那件事,便再好不过了!”

    谢慕林闻言叹了口气,不再劝他什么,反而让小厨房准备了有益于提升精力的食物做为早餐,再给朱瑞煮了浓浓的茶提神。

    朱瑞匆匆吃过早饭,换了衣裳就离开了。他今日要见很多人,做很多布置,中午饭怕是只能在前头外书房用了,不可能回来陪老婆的。谢慕林能做的只有替他准备好热饭菜,盯着时间送过去,尽力为他做好后勤了。

    她今天也有挺多事情可忙的。马车要做最后的布置,行李也要完全打包妥当,一部分大行李要先一步送往通州装船,由古娘子母子押送进京。翠蕉则与香桃一同陪她南下。随行人员要精简,谢慕林只能优先选择自己比较熟悉、习惯的人手了。不过其他丫头婆子都没抱怨。冬天快到了,这时候出门,绝对不是什么享福的事儿。大家还是更愿意留在舒舒服服的燕王府里猫冬的。古娘子母子随行,其实还是因为想要趁机把眼下还留在京城的家人亲友给接到北平来。他们母子已在此安家,前途一片光明,自然不希望再与家人分离两地了。

    谢慕林清点过行李,时间已经过了午时。她早已感到饥肠辘辘了,便让小厨房随便做了几碗面过来,与丫头们一道用了。燕王妃那边送了几样小菜过来,当中还有永平郡主打发人送来的秦家特色小食,味道挺好的,谢慕林一口气吃了不少,还让人把自家小厨房里做的点心也备了两篮子,给燕王妃与永平郡主送了回去,算是回礼。

    接着谢慕林稍稍打了个小盹,把饭后的困意给解决了,便又起身继续忙活马车的事儿。

    燕王妃打发吴琼叶姑姑过来,给她和朱瑞小夫妻俩各送了一件大氅,是用上好毛皮做的,做工精细,厚实保暖,看起来低调中带着几分华贵,属于不显山不露水但是谁也不能小看的那种御寒产品。

    吴琼叶姑姑对谢慕林道:“这是王妃命人赶工制成的。这眼看着没过几日,北方兴许就要下雪了。虽说郡王爷与郡王妃是往南边去,但路上只有马车,这不遮风不挡雨的,只怕比留在北平还要受罪呢!这皮子御寒极好,只要穿着它,外头刮再大的风,内里都是暖暖和和的。夜里若是被褥不够暖和,拿它当被子盖也无妨。往年王府难得弄到足够一件大氅的皮子,只能慢慢积攒着。今年总算积够了两件外袍的料子,王妃本来是打算给王爷和郡主各做一件的。偏王爷去了京城,郡主又婉拒了,说是今年有婆婆与太婆婆给她添新衣裳。王妃心想,索性给郡王爷与郡王妃各做一件,你们出门时也好穿。”

    谢慕林忙道:“既然是这样的好皮子,还是留着给王爷王妃用吧。北平怎么都比京城冷许多。我们在京中过冬,倒是用不着这样的好皮子了。”

    吴琼叶姑姑笑道:“王爷与王妃都有旧年做的大氅,依旧暖和着呢,不添新的也没什么。可是郡王爷与郡王妃要在这样的季节里赶路,没一件好衣裳怎么能成呢?郡王妃别在这时候跟我们王妃客气,倒是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要紧!再者,郡王妃可以坐车也就罢了,郡王爷要骑马赶路,不穿厚些怎么行呢?!”

    她都这么说了,谢慕林自然不好再推拒,便再三谢过了。收下大氅后,她还亲自到燕王妃那儿道谢。燕王妃笑着摆摆手:“你这孩子,跟自家亲长有什么好客气的?做母亲的给儿子做件衣裳,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么?你们收下东西,路上乖乖穿着,我就高兴了。这会子你定然忙得很,快回去吧。”

    谢慕林不好意思地笑笑,再次行礼道谢,方才告退了。

    虽说往正院走一趟,确实花了她不少时间,也让她今天的工作日程变得更紧了,但有些礼数还是必要的。朱瑞既然不是燕王妃亲生,燕王妃待他却极好,那她这个儿媳妇就得把礼数做全,不能寒了燕王妃的心才是。

    回到自己的院子,古娘子也过来了。今日她本来要与儿子一同准备行囊,前往通州坐船的,却忽然回了王府,叫人有些奇怪。谢慕林正想问呢,便看到她拿出了一个小包袱:“这个……是静明师太打发人送过来的,说是给郡王爷做的,预备他在路上穿。”

    小包袱里头是一双羊皮靴,做得挺精细的,想必是静明师太亲手所制。

    谢慕林拿着这双皮靴,再回头看看那两件新大氅,不由得感叹,朱瑞还是有母亲心疼他的,还不止一位。无论是疑似养母的“亲生母亲”静明师太,还是一向和气慈爱的嫡母燕王妃,都对他关怀有加。即使他的身世有可存疑之处,也不能说他不幸福了。

    刚刚感叹完的谢慕林,便收到了母亲文氏打发人给她送来的临别礼物:十来双厚厚的袜子,还有手套、皮帽子等物,也是文氏得知她要出门远行的消息后,带着女儿、妾室、丫环们加班赶制出来的,就怕女儿在路上受苦。

    谢慕林摸着母亲送来的礼物,觉得自己也是个幸福的孩子,一点儿都不输给老公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