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4章 我也是为了你们着想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浪这次度假,目的就是来参观学习的。一听说新的‘知识点’出现了,他立刻好奇追问缪先生,将如何压榨这批新人?甚至不惜代他支付违约金。

    他早就知道乐园内有批无良引导者,会像大学导师压榨研究生那般高效利用萌新。

    可惜救助会明面不鼓励这种行为,手册中也只是一笔带过,反而重点强调违规的各种危害与惩罚,分明是在恐吓。

    像他这种好人,当然不会去做危害新人利益的事情。而是要弄懂其中原理,才能更好调节处理‘导师’与‘新人’双方关系,规避误区,将大家的利益最大化。

    同时,若缪先生的手段过分了,完全在剥削出卖新人,没有半点顾忌的话。他也会义正言辞的拒绝。毕竟,他可是‘黄金精神’的奥特兰德,岂会为区区小利折腰?

    …

    “不同乐园的契约者在进入任务世界后,都有一个功能作用,就是充当维度侵蚀‘坐标入口’,这个你应该懂吧?”

    白浪点点头,正常任务模式下,契约者就是一个个行走的维度侵蚀污染源。而参与任务互动后,更是会大幅偏移世界线,扭曲世界原本的运转结构。将这些‘污染入口’撕的更大,加剧乐园对‘低维世界’的灌溉。

    而打怪、打原住民爆装备获得的‘余烬反馈’以及‘钥匙’,就是从自身创造的利润中分一杯羹。

    任务世界每时每刻都在‘侵蚀升维’。而那些掌握这超凡力量,体内蕴含‘规则概念’的怪物、特殊原住民强者、甚至奇异装备,统统是‘洗钱工具’。以‘升维’的方式,将乐园灌注的物质与能量洗白,被杀后再爆出来,作为契约者努力工作的回报。

    白浪将其理解为替公司洗钱。

    原本不存在超凡属性的普通物质们,在维度侵蚀中从小怪、原住民体内走一遭,被这个世界的‘特殊规则’打上烙印,击杀后爆出‘余烬(货币)’或者蕴含法则碎片的‘技能结晶、装备’。

    而这次的‘世界崩溃’,就是另类的超大型打怪爆素材。只不过契约者换成了众乐园,被殴打对象从‘小怪’换成‘任务世界’。

    乐园联盟一起动手,存进‘忍界’的财富洗白具现成拥有‘查克拉规则体系’的世界结晶材料。而充当乐园工具人的契约者们,若能从乐园手中分一些‘碎渣’,可比千辛万苦打怪爆装备爽得多。

    “你明白这点,就很好解释了。契约者本就是移动式的小型‘维度侵蚀’坐标。无论是否执行任务,哪怕在原地挺尸到回归,也能加剧侵蚀力度,为乐园创造者效益。而主线任务以及奖励和惩罚,就像绩效与年终奖,鞭策刺激着契约者更加努力。”

    白浪深以为然的点头,资本论,这个我熟。

    “你将这批新人转给我,我有办法将他们身上的‘传火烙印(维度侵蚀坐标)’与我们所建设的‘特殊区域’相互捆绑。将他们自带的‘侵蚀通道’转移到我们的‘项目’上。这样,传火乐园通过契约者这对忍界施加的‘侵蚀效果’,会被有效收集起来,全部作用在我们的‘领域’中,帮助团队加深对这块‘世界结晶’的侵蚀与掌握。”

    对方看向白浪,自信说道:“而这,才是契约者们最大的价值!新人创造的价值我并不看重,我在乎的是他们本身。”

    白浪听完立刻明白,把契约者看做排污管道或者化工厂的烟囱,在不加干扰时,是以不同功率污染整个‘任务世界’的环境,进行大范围但被稀释后的‘维度侵蚀’。

    而对方想要的,是独占这批新人的‘侵蚀通道’,与自己建设的‘工程项目’捆绑,将侵蚀力量集中在自己的‘领域’中。就好比给‘莲花池’安装20个小流量水管,时时刻刻截获坟场对忍界的‘侵蚀污染’。

    那么在‘世界崩溃’后,这块‘圣地’相对于忍界其他区域而言,必然吸纳了海量的能量与物质,并通过‘侵蚀洗白’,最终被切割带走,成为私有物。

    “从宏观视角来看,乐园不并在乎侵蚀能量是逸散开,或者被截留,只要它们的左右没有改变,在侵蚀忍界,凝聚世界结晶,最终被乐园阵营收割,就达到了目的。具体利益划分,是内部问题,并不损伤‘乐园联盟’的利益。”

    白浪赞道:“你说的很好,令我豁然开朗。但问题是你们毁灭乐园的圈定的‘世界结晶’,却截留了我们‘坟场’的侵蚀之力。你觉得我回归后,会被乐园嘉奖吗?”

    “我们还是来谈谈报酬的问题吧!”

    对方轻轻一笑,并不和白浪纠结,这种口口声声要立牌坊的行为他见多了,有自信说服对方。

    崩溃模式下,群魔乱舞,乐园监管力度降至最低。这种趁乱薅乐园羊毛大发横财的机会,没有人能够拒绝。

    缪又道:“你不是想知道这种做法,对那些新人有什么影响吗?将他们的‘传火烙印’与我们的‘工程’捆绑后,这些新人在完成任何‘任务’时,都无法获得余烬或者爆出钥匙。乐园给与他们的‘收益渠道’被我们霸占了。他们自带的‘侵蚀价值’,以及通过自身行为创造的‘价值’,都流入我们的项目中。”

    白浪一听,刨除打白工外,对新人们的损伤似乎并不算过分。既没毁人前程,也没伤及本源,仅仅断人财路罢了。

    虽然别人若断了自己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必须报复回去。但自己断新人财路,白浪并不觉得过分。区区萌新,能在试炼任务中赚几个子?

    白浪问:“那他们能获得什么?”

    “收获的可就多了。战斗中获得的经验,这才是实打实的宝贵财富。身为重要的‘侵蚀通道’,我不仅会全力保护他们安慰,甚至还要下大力气培养他们变强。只要变强,这些管道的流量也会继续增大。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他们不利,将这些新人交给我,我能带给他们最好带的待遇与环境。而且,虽然任务期间再无法获得‘余烬’和‘钥匙’,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记录在‘任务最终结算’中。试想一下,将一群新人培养到‘影级’,单最终结算,就能将评价刷到SS+,这才是真正的机缘。”

    白浪乍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但仔细一想,满嘴鬼话!

    你把这群杂鱼培养成‘影级’,回归后能截留多少力量?全都是临时强化来的,他们手头连‘余烬’都没,回归后能兑现提取几样?

    更惨的,莫过于这个‘SS+评价’了。听起来霸气到没边,千里挑一的天才新人。但问题是,与SS+匹配的巨额收益都被截留了,最终导致‘德不配位’。

    空有过做90天皇帝的经历,能累积多少‘经验’我们不得而知。却在回归后翻车,没有累积半点皇帝的资产。而且下一轮任务的难度,绝对按照‘新手试炼-影级小天才’的难度匹配。

    最可怕的一点,这群新人是被催熟的。人生中第一次任务,就在Ebsy难度下,被人保送关底。这对毫无经验小白,造成了怎样错误的‘三观认知’?还以为下一场任务,也能轻松打穿关底boss。

    于是带着满腔憧憬,意气风发杀入噩梦难度,在开局留下一把钥匙。

    不过白浪转念一想,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毕竟他们实打实体验过了‘影级滋味’,多少能截留一点底蕴,比起那些没站在过山巅的契约者而言,牛批不要太多。

    缪最终的话,击穿了白浪的防线:“我给你的开价是,我们团队从这批新人身上,获取总价值的20%。如果茶树菇先生能更周到的提供‘治疗服务’,我们去的的成就必然会更高,而您所能分到的收益也会相应增加。”

    白浪不可置信道:“分红模式?”你这么说,我可就高兴了!大家还是好兄弟。

    从崩溃世界中撕下一块‘世界结晶’的收益,怎么都比普通模式下刷出S级评价更赚。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等级,‘崩溃模式’是跟着乐园一起吃肉喝汤,瓜分一个‘维度世界’。

    这种情况下,对方愿意开这个价格,白浪只恨这批新人才区区20人,如果40人,再全部催熟成‘鲛肌仙人’做人形水管,岂不快哉?

    同时,他也明白了‘魔道玩家’和‘正道玩家’的差异。

    他之前联络谈判的那些团队,都属于严格遵守乐园条款规则的优秀员工。而这帮‘毁灭乐园’的牲口,捞起好处来百无禁忌,无所不用其极。

    做为‘世界崩溃’的主导方之一,【恶魔之眼】就敢直接引来一个【污染源】和乐园联盟抢食吃。而‘毁灭’手下的小弟们,更是打着白嫖‘坟场-小水管’的注意,侵占压榨新萌利益,并不负责任催熟强化它们,进一步薅羊毛。

    这背后的锅,白浪肯定要被一份。

    但是,对方给的实在太多了啊!

    换任何一个普通二阶,都无法拒绝。尤其对方说的很对,连【污染源】都入场了,坟场作为‘乐园阵营’的股东之一,哪里管得了他这个小角色?

    此时不薅,下次在正式任务中碰到‘崩溃模式’,怕是要等他三阶之后了。

    这一波,就好比白浪是某野鸡大学的班主任,介绍了一个班的实习生,去隔壁黑工厂卖身打工。黑工厂管饭,并提供技能培训,无微不至的呵护,让新人们获得了实战经验,不再是个弱鸡。此外,他们打工创造的效益,也会转到白浪账面上。

    什么?你们的工资被侵吞了?

    拜托!你们去实习,不就是为了获得技能与实践经验吗?不是去为自己学本领吗?最顶级培训待遇,SSS级技能证书(任务评价),还要什么自行车?你们为什么这么贪婪?不会心痛吗?

    而且,我作为班主任,只是给你们介绍一个好去处。发不发工资,问题全出在这家黑工厂上,我也被蒙蔽了!

    …

    对自己做完心理工作,想通这些关隘后,白浪一拍手:

    “干了!你们的地盘在哪里?是什么模式?我希望能接触到核心圈,参观了解你们的技术。当然,我会签保密协议。”

    缪微笑道:“没问题,合作愉快!崩溃世界这方面,我们‘毁灭乐园’才是最专业的!没人比我们更懂如何毁灭并分食一个世界,你想了解具体技术,我们为你敞开大门。”

    白浪好奇道:“你们的底盘在哪里?使用的又是什么方式?”

    “我所在团队已经承包了‘泷忍村’,采用了最经典的‘人造福地培植’技术。以‘泷忍村’为目标,在下方布置法阵,外围建立大结界,抽取地脉与自然能量,利用人柱法阵凝聚查克拉,最终形成空间壁障,最终向内部坍塌,脱离现实层面,形成一处‘洞天福地’。并在世界崩溃时,利用逸散的‘升维之力’,切割‘福地’凝聚成一块脱离‘忍界意志控制’的高能半位面。阁下以这批新人为筹码投资福地项目,最终也是股东之一。”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还要忙两天,您随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