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3章 乐园或许不亏?但您一定稳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队再次回归木叶后,渐渐打响‘医疗’名号的白浪,开始积极奔走,尝试四处py。

    他从三阶契约者口中,得到了‘世界崩溃’的正确打开方式。但仅停留在理论层面,仍缺少具体的‘核心技术’。

    比方说:如何凝聚地脉,开辟建造一处圣地?或者,怎样以一国土地为图,绘制‘国土炼成阵’为女王95大寿奉上贺礼……

    不过这类‘核心科技’价值极高,寻常二阶根本没有触碰的门路。往往掌握在那些专门为‘崩溃世界’而来的三阶团队手中,是背后大靠山或者大势力提供的。

    白浪目前缺少相关渠道,只知道汤之国境内一个团队的联系方式。有几率从对方手中购得‘国土炼成阵’。

    但问题有二:首先,他缺少等价的交换物,买不起。其次,如何在一国之地上绘制炼成阵?

    他曾在某炼金世界频繁出入真理之门,获得基础炼金术知识。若真得了‘国土炼成阵’,有把握看懂并主导一场炼成。但问题在于,他缺少建设这种国家级工程的能力。

    99只兔子面对如此好大的工程,连一个建筑施工队都不如,无疑杯水车薪。

    此外,水之国那支团队的‘攻略圣地计划’注定落空,但大蛇丸这种神奇的生物,有可能先一步开辟了‘小圣地’。若想鸠占鹊巢,就必须深入了解‘建设圣地’的运作理论,才有机会截胡。

    为此,回归木叶的白浪,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多去几家‘项目工程’参观实习,深入了解这些工地的运作模式,尝试偷师。这个数量,至少也要3才行。

    寻常野生契约者上门求打工,未必受人待见,往往会被排斥在‘核心环节’之外。对此,白浪倒有些自信。

    他离开的日子里,‘血疗老萨满’称号不胫而走。在他暗中购买的狗仔水军推波助澜下,开始酝酿发酵。

    各种起死回生能人所不能的小道事迹,宛如上帝视角亲历般,被详细的爆料出去。不仅让降临忍界的众多乐园契约者知晓,甚至传到了三代火影团藏的耳中。

    在他回归当天,就收到暗部的传召,为三代目进行一场秘密体检,最终和莎尔芙、奥菲莉娅联手,花费三小时给对方换了一个‘肺’,成为木叶阵营座上宾。

    有了这份资历,再去和那些身处前线不断与敌对阵营原住民厮杀、清理深渊魔灾、抵抗本土忍兽袭击、防御其他契约者偷家背刺的团队谈判,就容易的多。

    世界末日大氛围下,这些搞工程的团队压力巨大,不断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受伤在所难免。白浪这种医疗系契约者主动上门,签订合同,安全放心,自然大受欢迎。

    在这种合作中,只要签下保密协议,参观研究一下你们的‘忍界崩溃工程’并不过分吧?

    …

    白浪的py持续到三天,一共谈了木叶阵营的五个团队。有四家都对他表示了欢迎,而愿意配合他参观学习意愿的有三家。

    其中有一家愿意对他开发‘核心圈’,允许他适度参与,但必须签订长合同,直到他假期耗尽自动回归,或以团队工程‘失败or成功’而告终。剩余两家,只同意默认他在外围考察。

    接着,浪又雇佣一只狗仔,调查这三个团队的实力背景,工程所在位置。开价条件最好的那方,实力最弱,并且遭遇‘涡组织阵营’一伙契约者的袭击,颓势出现,正在木叶大量招募刚降临的散人,是一个隐性的大坑,他不打算玩往里跳。

    至于另外两伙人马,实力同样有限,工程规格不高,而且默契的放弃高价值低端。一方远赴前风之国的大沙漠,另一方则在波之国搞开发。

    就在他思考,究竟该从剩余两家中哪一方开始第一次实习时。那个受他雇佣,但已经结账两清的狗仔,领着一个陌生人找上他所在的小饭馆,堵住正带闺女吃三色丸子的浪。

    那个陌生人见到单是坐在座位上,就不必身旁路人矮多少,正小心翼翼掰开芙芙嘴往里塞吃丸的白浪后,猛然一愣。脑中蓦地浮现出当年冬木市远远眺见Berserker肩扛变质过期白毛萝莉的一幕。

    接着用探寻语气问道:“血巫医,茶树菇先生?”

    白浪感受到对方释放出的善意,压下被打搅+被跟踪的不悦,拍拍芙头,让她自己吃。接着纠正了对方错误:“专业血疗医师,拥有行医执照,不谢!你们是……?”

    狗仔突然开口,介绍道:“茶老板这几日不是委托我,帮忙调查有哪些团队在开发忍界吗?这位‘缪先生’在听闻阁下事迹后,便决定主动拜访,诚意十足。”

    闻言,白浪上下打量对方,他不开‘虚拟职业’并主动收敛‘邪灵’的状态下,隐隐有被压制到感觉。这个陌生人的实力大约在二阶中高段位,应该不是最高负责人。

    他放下竹签,问:“你想雇用我?”

    对方点头应道:“不只是聘请医师阁下,我听闻您本次度假还接了‘新人任务’?我想将这批新人一并接收。报酬方面,绝不比他们现在所在的团队低。”

    “你是怎么知道的?”白浪坐正身体,没想到对方竟然为那群新人而来。

    缪先生也不隐瞒:“我手下一名队员在一次任务中,意外碰到了在现实世界的同乡。对方不满自身处境,迫切想借助同乡的力量摆脱现况,透露不少信息。我那名部下觉得这家伙是个可塑之才,于是向我推荐。恰好我来木叶采购物资,又听闻阁下事迹,忽然觉得很有趣,便打算将这批新人也接收了。”

    白浪遗憾摇头:“我已经和那支队伍签了协议。”

    “契约不就是拿来推翻的吗?阁下还没有听我的提议,干嘛匆匆拒绝?”对方轻笑道,“你签订协议,我从那名新人口中已经全然了解。内容嘛,中规中矩,其实并没多少约束力,只有一个‘公平’。违约虽有惩罚,但比起我出的价格,你绝对不会吃半分亏。甚至,若阁下不满的话,我主动替你支付违约代价也行。”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对方态度太好,甚至透着一股殷勤劲,瞬间让白浪感觉到了阴谋。区区一群弱渣新人能有什么值得图谋的?他之前为这帮杂鱼寻找出路时,也没见哪个团队这般趋之若鹜。

    “哦?阁下不相信我。”缪看出白浪眼中的怀疑,接着自信笑道:“你怀疑我的目的,很正常。我们来自‘毁灭乐园’,团队的行事作风与别的乐园有些不同。你和那支队伍拟定的协议,是完全遵守《引导者手册》的内容,在合理范围内拟定条款,循规蹈矩的赚钱。我说的对吧?”

    白浪听出对方话语中的异样味道,顿时来了精神,隐隐有种碰上同类的感觉,反问道:“难道这样做不对吗?”

    “守乐园的规矩,当然没错。但做引导者,也是要审时度势看环境的。如果你在一个正常的任务世界中带新人,当然要本本分分。因为乐园在监控你的一举一动,任何违规操作,都会被记录。”

    “然而现在是什么情况?世界末日模式。我们所遭遇的情况是什么?我来跟你分析:除了多乐园组成的契约者阵营外,还有即将被众乐园联手谋杀肢解,不得不奋起反抗的‘星球意志’。此外,还有为了消耗星球意志力量,又不远引火烧身,而专门拉进来的‘污染源-深渊’。”

    “宏观角度来看,这是三股势力在相互角逐。乐园主导这一切,先引入‘深渊恶犬’撕咬污染‘忍界意志’消耗精力吸引火力;契约者阵营趁机洗白一部分,混入忍界阵营深度入侵挖墙脚。最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种混乱的大环境下,联盟内部也是相互攻伐,不同乐园也在抢夺‘忍界蛋糕’的最终归属权。随着世界崩溃进程加剧,混乱越来越严重,乐园对我们的约束力不断下降,契约者无法无天肆意妄为,各种黑吃黑频发,你还用在乎这些‘引导规矩’?”

    对方的话,成功点醒了白浪。

    《引导者手册》内的条条框框,各项注意事项,都是在‘任务世界’正常情况下,应该规避的要点。然而现在的环境,世界在走向崩溃,若干乐园貌合神离的开发忍界,暗中竞争大打出手。

    坟场对契约者的掌控力度下降实属正常。

    缪见白浪陷入思考,于是再接再厉:“你这样想,当你们传火乐园正值某霸业关键阶段,是一个处处循规蹈矩谨小慎微,绝不招惹任何事端,低调如杂鱼般行事,不犯错也无法创造大价值的‘契约者’讨喜?还是一个虽然私德有亏,但在紧要关头为乐园连续神助攻,帮乐园在最终超神,创造巨额财富收益的‘问题契约者’更受重视呢?”

    白浪赞同道:“当然是后者了!”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我违反乐园要求,过度压榨迫害新人,能为乐园带来哪些帮助?”

    缪直说道:“你能为乐园带来哪些好处我不清楚,但你我合作,我却能为你带来更加庞大的收益!而且,将这批新人交给我,他们的所做所谓,能更大程度加速乐园对忍界的侵蚀!”

    “你好像不是传火乐园的人吧?”

    用我坟场的炮灰,给你们毁灭乐园的事业添砖加瓦?

    “何必在意这些细节呢?你的利益,不才该放在第一位来考虑吗?要知道,我们‘毁灭乐园’为了加速崩溃,甚至主动引狼入室,将【污染源】引进任务世界。与这相比,出卖新人利益,极限压榨又算什么?苦是苦了点,但对他们而言,益处更大。对您而言,同样如此。”

    本来,白浪就有些这方面想法,但他品性高洁,看不上些许小钱钱,选择放弃。此刻经对方一开导,他豁然开朗……自己吃的并不是什么新人血馒头,而是在帮他们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很快,双方愉快地讨论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