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古云之章(二)感谢番茄加柠檬的万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宫当中。

    改变祭祀方式,阻止人族传说时代的先祖复苏。

    这样的念头涌出来,在当代人皇姬乐心底里如毒蛇一般地纠缠盘旋,让他心中的黑暗念头不断浮现,良知和恻隐之心只不过是抗拒了一瞬间,就被那种强烈的不甘心和权力欲望吞噬。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何况,先祖为何是今日复苏?为何在这一代复苏?!

    难道说……是因为觉得我不够资格?要将我从这个位置上撵下去?

    他想到了那些流言蜚语,想到先前朝中重臣对那位先师的态度。

    若是先师真的出现了,那先生肯定会支持那位复苏的先师,而非自己,做出同样选择的人数肯定不会少,尤其是那些代代相传的老不死,不行,必须要先下手为强……

    哪怕,哪怕是传说的……

    但是,那毕竟是人族,甚至于百族当中都有足够声望的人。

    若是惹来百族冲突的话……

    想到这些威胁,他又有些下不定主意,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手中原本安分且死寂的人皇剑突然发出一声低沉的鸣啸,几乎要挣脱开手掌,是他下意识猛地用力,才将此剑握住,但是那种挣脱之意却无比清晰,剑柄灼热,几乎将手掌烫伤。

    姬乐瞪大双目。

    这把剑想要离去!

    这把剑要奔向王城的某个位置。

    是先祖?!!

    这样的念头才出现就再也消散不掉,哪怕手中人皇剑逐渐安静下来也一样,并且如同引爆了堤岸一般,无数杂念潮水一般地涌动着,吞没了理智,也让他的眼底寒意杀机逐渐显露。

    怀里的孩子偷眼看到自己父皇没有了往日磅礴大气,一张俊朗的面容阴沉而扭曲,像是破庙里面被灯火照亮的残破神像,透着难言的阴冷和冰冷,将孩子吓得一个哆嗦,下意识叫出声来。

    姬乐被惊醒,回过了神,看到自己孩子模样,知道自己隐隐失态。

    当即嘴角带着一丝温和笑意,将心底的念头压下去,和煦道:“父皇也是在想着那场景,有些担心是什么怪物,来,让父皇看看,我家麟儿有没有给那怪物起欺负了……”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给这孩子挠痒痒,孩子当即给挠得忍不住笑出声来。

    再加上年幼,心理很难留得住事情,更不必说谁又会轻易地怀疑自己的父亲?当即给糊弄住,玩闹一阵,姬乐俯身摸了摸孩子的头,眨了眨眼睛,笑眯眯道:“对了,麟儿,这件事情父皇和你做个约定,做成了,你先前喜欢的那柄剑,爹爹就送你怎么样?”

    孩子双眼明亮,惊喜道:“真的吗?!”

    姬乐笑呵呵道:“君无戏言。”

    “父皇要去给麟儿对付那吓唬你的鬼,为了防止那怪物听到消息跑掉,你可得保密,不能把这事情跟任何人说。”

    孩子重重点头答应下来。

    “好,乖孩子,去找老师去吧。”

    姬乐拍了拍孩子的头,让他离去,站起身来,眼眸里温和的光彩缓缓敛去,神色默然,心中已经将一开始想到对付人族传说中存在的恐惧和紧张,现在却已经冷静下来。

    先祖有复苏的可能,自然是绝对的大事。

    但是并非没有阻止的可能性。

    既然已经决定了前路,那只需要将此事解决便可。

    既然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那显然就是还没能彻底归来。

    只要将祭祀的最后一步打断的话……

    姬乐的眼底神色晦暗莫测,突然想到,祭祀之事,乃是和天地群星五行云雾相关联在一起,贸然将其停止,不知是否会惹怒了那些诸神,但是旋即就想到,没有必要将其停止,只需要将其替换就可以。

    替换成姬轩辕先祖的祭祀,合情合理。

    至于是否会有人阻拦,呵……若是那位回来,以其声望,确实有可能召集足够的部属,但是现在,那些贵胄们的首领人精可不会为了区区一介传统就放弃足够大的利益。

    毕竟,那个人逝去百万年了啊。

    没有血亲没有子嗣,动他的香火祭祀,谁在乎?

    就算是有人在乎,也不过是为了利益罢了。

    想要?

    寡人给。

    何况,姬氏百万年悠悠岁月,多少和几位天神有了点不浅不厚的香火情面,到时候……

    姬乐的眼底神色晦暗,走出了宫殿。

    脚步微微一顿,若有所思,背对着那高高的宫殿,漠然道:

    “今日和麟儿外出的,似乎是杜家的子孙……”

    宫殿门口,一位隐藏暗处,气质冰冷森寒的男子微怔,旋即微微颔首,低沉道一声是,旋即消失不见,其潜藏消失的黑暗中,隐隐有粘稠的血腥味道。

    ………………

    王城之中。

    这是方圆数万里最为繁华的大城池,今日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祭之日,早早就有来自八方的百姓汇聚于此,有一队是早早半年就从乡里出发,就等着今日这事情,其中有一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

    名为公孙鼎,生的剑眉星目,黑发随意扎了马尾落在身后。

    背一张弓,跨一柄剑,意气飞扬而又有沉稳肃然之气,一眼望去,只觉得神采并非凡人,他双目看着这一座偌大的轩辕城,瞠目结舌,又觉得果然不愧是天下大城,又有种莫名感觉。

    这轩辕城可一点都不像是轩辕城啊。

    可这真的轩辕城又是什么模样,他又不知道。

    和同乡打了个招呼,慢悠悠地在这轩辕城里乱转,满足地看着这个时代的人们来往,也不知为何,明明是嘈杂的市场,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他反倒能够看得津津有味,觉得有趣。

    一时看得入神,没有注意,和一位穿着广袖黑袍,气度雍容而桀骜的少年撞了下肩膀,那少年止住脚步,一双剑眉微微皱起,落在这青年身上,公孙鼎下意识道歉,回头看到那少年模样的时候,却莫名微微一怔,不知为何,有鼻子发酸的感觉。

    失神数息,公孙鼎觉得失态,连连道歉,道:

    “抱歉,这位公子,不知为何总觉得公子面善,失礼了……”

    那眉眼锋锐桀骜,黑袍玉簪的少年定定看着这意气飞扬的青年。

    许久后,轻声道:“……轩辕……”

    公孙鼎疑惑道:“公子?”

    少年龙神微微抬眸,淡然道:“无妨,我也觉得你面善。”

    青年吐出一口气,笑着道:“看来我们确实是有缘。”

    龙神不置可否,平淡颔首,道:

    “既如此,寻一处茶馆坐一会儿如何?”

    公孙鼎本来不是那种没有戒备心的人,但是不知为何,见到这少年时候,却总觉得自己的戒心全然消失,虽然能够确定是第一次见面,却又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心中堵堵的,当即也笑着答应下来。

    而今大祭之日不远,城中热闹。

    两人随意找了一处酒馆,要了两壶据传说是当年杜康所创造的杜康酒,少年龙神眸子在那青年身上定了定,平淡道:“不知如何称呼?”

    青年爽朗一笑,抱拳道:

    “北湖公孙氏,单名一个鼎字,不知公子……”

    龙神把玩着细腻的酒杯,沉默了下,回答道:

    “有熊氏,赵龙。”

    有熊,那是最初的一支人族支脉,是传说的开始。

    传说当中那位轩辕帝还有百族之师全部都是这个部族出身,公孙鼎没有多想,只是笑了一笑,和这一见如故的少年闲谈许久,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在说,而后者在听,但是莫名有种怀念之感。

    仿佛这一幕他已经等待了许久。

    少年龙神拈着酒盏,淡淡道:

    “也就是说,你是为了经商,提前半年就从部族出发了?”

    公孙鼎笑叹道:“是啊,这一次还说好了要给我妻子约定好买发簪了……”他提起自己妻子的时候满脸笑意,少年龙神下意识回忆起过往,回忆当年姬轩辕妻子对于死生之主唯一的请求,是希望生生世世生死相随。

    看来,那位冷面无情的死生之主终究也是网开一面。

    来生放弃那些俗名和人皇之位,只愿世世代代做那种田养蚕的寻常日子么?少年失神许久,最后引尽杯中酒,遗憾低语果然不如杜康的酒好。

    起身,随意伸手,将一个袋子扔给了公孙鼎,后者微微一怔,打开之后,看到里面是十多枚的古代钱币,抬起头疑惑看着那黑发少年,后者眼眸微敛,平淡道:“有个家伙欠你的,我替他还了,在这个时代,这些古钱币,每一枚都能够让你过得舒舒服服的。”

    公孙鼎微怔,旋即还是下意识将这钱袋子还回去。

    少年龙神微微扬眉。

    “你不相信?”

    青年摇了摇头,笑道:“不知为何,我觉得你时没有说谎,但是我也觉得,既然是旁人欠我的事情,那么最好还是让他来亲自还给我比较好吧?”

    亲自来还……

    少年恍惚了下,沉默了下,平淡道:

    “……我也希望他能亲自还给你。”

    随意一拂袖,将这钱袋子收好,微微颔首,迈步离去。

    离去的时候,随意抛飞一枚古代铜钱落入了青年怀里,公孙鼎愕然,少年龙神嗓音清淡:

    “其中有一枚,当年是我衔走的,他也不知道。”

    最后一句话低低自语,公孙鼎也未曾听清楚,急急抬起头来,却已经不见了那一见如故的少年,立在原地沉吟许久,洒然一笑,安然坐下,独自饮酒,道:“大城多有异人,不是待在小地方能够比的,果然如此。”

    低下头去看那一枚古钱币,只觉得古朴厚重,有着历史流逝的余韵,让人止不住地喜欢,翻来覆去看了许久,想了想,随意找了一根线串住系在脖子上,埋入衣服下面,只想着回去的时候,给妻子也看看。

    ………………………

    “刚刚出炉的烧肉,烧肉嘞……”

    “南山的赤烛果,吃了名目,轻身,三十年份儿的,便宜了啊。”

    黑发云神皱了皱眉,有些不适应这种繁华的所在。

    才过去一千年,人间就变得这般吵闹了吗?

    正在随意和风女闲谈些什么,脚步却微微一顿,侧过头去,双目伸出化作苍青色,透过遥远距离,看到正往城外行去的那黑衣少年,后者脚步微顿了下,侧了侧脸。云神看得清楚,那毫无疑问是祂故友的脸庞,这一点让祂眉头皱起,眼底浮现一丝不愉,但是旋即想到了那少年神灵和好友的关系,眉头缓缓松开。

    少年眼眸神色仍旧淡漠,分明是相同的五官,只是细节处的变化,就让祂看上去和原本赵离的温和不同,桀骜而凌厉,又有常人所难以企及的雍容,眼底金色闪过,微微颔首,继而迈步离去。

    风女将一个东西递给云神,随意道:“看什么?”

    气质清冷漠然的云神收回视线,一边接过东西,一边道:

    “龙神。”

    “唔?这是什么?”

    他皱了皱眉,看着手中盛放在瓷器里面的液体,是像是赤炎果的颜色,但是很显然还加入了其他几种东西,透着一股甜味,风女笑吟吟道:

    “人族用十几种果子汁液混合的饮品,我觉得你或许会喜欢。”

    “不过,龙神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云神随意喝了口,觉得味道还不错,又喝了一口。

    然后漫不经心道:

    “百年一次的大祭,祂小时候和赵离呆的时间不断,大概会这里看看,然后离开。”

    风女愕然,道:“但是,大祭还没开始……”

    云神道:“大概祂并不喜欢,和其他人一起缅怀那家伙的感觉吧。”

    抬手,又喝了一杯。

    觉得这个味道确实还不错。

    要不要在云中仙境的宫殿里稍微囤一点,和西厢记那些书放一起。

    然后随意道:“那小家伙性子还未曾定下来,又有点过于孤傲,本座可没有祂那么讲究,我倒要看看,人间这一代的人皇会怎么祭祀那家伙,呵……人间百族越发繁华,可勿要让本座失望……”

    “唔,不过……对了,大祭是什么时候开始?”

    “三日之后。”

    云神若有所思,道:“三日么……”

    祂看向风女,平淡道:“那你在这里稍微等我一段时间,我去看看龙神那小家伙,毕竟是他专门说过要关照的,见了面也不能够不闻不问。”

    风女心中多少有些不愿,她还有给云神准备好的礼物,是撷取以三千世界云雾之灵的宝物,打算做一件法宝的,可看着神色清冷却罕见郑重的云神,还是将心理的不愿压下来,退后一步,微笑颔首,轻声说出了那句让自己在未来数十年后悔不已的话——

    “勿要迟了。”

    “嗯。”

    云神转身离去,和匆匆而来的公孙鼎擦肩而过,那双安静时是褐色的瞳孔扫过了公孙鼎,看到了其真灵,认出其本真,微微一怔,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收回视线,一步迈出,转瞬消失不见。

    公孙鼎微微一怔。

    下意识回身去看,却是一无所获,只是古怪,为何今日连番遇到好多没有见过,却又莫名熟悉的身影?摇了摇头,不将此事放在心上,赶往和部族人约好的地方,不过心里却起了些其他念头,原本是打算要售卖之后就赶路回去,趁着在年关时候回去,但是现在他却莫名起了多逗留数日之心。

    嗯,好歹看一看这百年的大祭。

    ……………………

    三日时间,转瞬即过。

    但是云神不曾在约定时间回来……

    至少,没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回来。

    风女百无聊赖看着那熙熙攘攘的人群。

    这是未来数十万年漫长岁月里,让祂心中一直在想着的事情。

    若是当时能够拦住祂……

    若是云神当时候能够早些回来。

    会不会很多事情,就会彻底不同?

    PS:感谢番茄加柠檬的万赏~非常感谢~

    应该还有两三章左右的番外吧~一张四五千字,这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