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六章 众生的时代 (1/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后的安排说完之后,天庭群仙各自都散去,具体的措施,道人已经写入玉简,传讯给了各自执掌大阵之人,最后怀抱长剑的少年庚金之神离去时,昊天沉默了下,还是和他并肩而行离去。

    姬辛留在了最后,他多少还是有些迟疑,不知道自己能够在这样的大局之中做到些什么,他天赋不差,也足够努力,修行的功法也足够好,但是区区百年的道行,在这席卷万古的大战当中,又有什么用?

    这应该是属于那些真正强者的战场,如同天帝,如同东皇太一。

    像是他这样层次的成员,非但无法被称为战力,反倒会成为拖累,会反倒拉低众人能够发挥出的战力水准,会让他们不得不瞻前顾后,无法真正意义上地放手一战。

    白发道人最后闭了闭眼。

    他注意到了留在这里的姬辛,没有感觉到疑惑,只是微微颔首,让自己的弟子跟在自己的身后,姬辛修行八九玄功时候还是少年,在这一阶段又让苍天血脉得以激发出来,此刻看上去,仍旧只是个少年模样。

    道人神色温和宁静,看向代表着自己这一次旅途开始的少年,开口道:

    “辛儿,留在这里,是有什么话要说吗?”

    姬辛沉默了下,轻声道:“老师,我想,最后一战,我,还有银枪决云,还有其他实力不强的成员,我们有必要参战吗?”

    “我不是畏惧战斗,只是,我们好像什么都做不到,只是累赘。”

    道人摇了摇头,道:“并不是累赘。”

    姬辛的神色微微一怔。

    白发道人神色平静,道:“苍天为了天地而战死,我尊重他的抉择和战意,但是那并不是我们的道路,身为神者,庇护苍生,不惜死战,是以少数强者庇佑弱者,那个时代应当结束了……”

    “接下来是众生的时代。”

    姬辛迟疑道:“众生……去保护自己?”

    道人摇头轻笑,伸出手按在少年头顶,反问道:

    “觉得举天下皆兵,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吗?”

    姬辛有些隐隐的感觉,也有些懵懂,摇了摇头。

    若需要人人都去拔刀保护自己,这显然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

    道人想了想,道:“知道什么是苍生之世吗?”

    他回忆当初的事情,平和道:

    “在最初之年,单个的人就是分散在这个世界,靠着自己去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食物和亲人,但是我们没有办法面对那些怪物,后来发现聚集在一起,能够发挥出更大的效果,于是有了力抗外敌的战士,有了耕种大地种植粮食的农夫,有了让物品流通的游商……”

    “无数的人汇聚起来,这就是红尘众生。”

    “在这样的时代里,每个人都应当有每个人的职责,往大了说是对这个时代的职责,有大有小,而只要背负好了自己的职责,就已经能够无愧于心,不能要求工匠去种植植物比农夫更好,也不应该让经验丰富的老农去织布养蚕……”

    “对抗虚无和世界之敌,这是天庭的职责。”

    “而众生自当各行其事。”

    道人勾了勾嘴角,道:“毕竟,苍天想要保护住的,绝不可能是让众生前赴后继的惨烈时代。而让本该被守护着的红尘百姓去拼死搏杀,也是我等天庭人间的耻辱。”

    姬辛想了想,认真道:“但是,弟子认为,众生至少要出力。”

    “这红尘人间,亦是众生的红尘,是众生的人间。”

    道人颔首,嗓音宁静道:

    “不错,但并非必须拔剑死战才是为人间出力,并非必须以牺牲和惨烈去昭彰自己对人并非间的贡献,这天下的职责,往后不应该是一个人承担的,辛儿,认认真真去教导后辈的老师,安安心心生活成长的孩子,勤恳劳作的匠人,难道不正是在为红尘而出力?”

    “天神之力,委实强大无匹,一己之力,覆盖天幕,抵挡万敌。”

    “但是,匠人编织工具,让粮食更多,养活更多的生灵,而夫子将一代代的经验传递给后辈,后辈再将其改良,继而传承往下,他们的努力,就是众生的红尘,并非是一代乃至于十代可以看到成效,比起苍天而言,这样的红尘仍旧弱小,但是继续往后呢?”

    “谁能否认,我众生没有抵达神灵领域的那一天?”

    “前辈的经验总会被彻底抛弃,总会走出更遥远的道路,甚至于,五仙正法,是否真的是极限?而和合万代众生之智,会不会有踏足三千世界无穷星域的那一日?”

    “那个时候,滚滚红尘,这浩瀚苍生万族,又是何其强大?!难道,这不是为了红尘人间而奋发拼搏么?苍天的时代已然过去,我等之战是苍生之战,是众生的时代。”

    “众生的职责,不再会像是苍天那个时代一样被孤独背负。”

    “这也是我对他的回答,待到千秋万代之后,众生红尘,必能让苍天都为之惊叹不已,我曾经想要和苍天说这样的话,但是不知道他是否会听。”

    “不过,就算是他会听,仍旧会和外道拼死一战吧……”

    道人叹息一声,意兴阑珊。

    姬辛看着老师的背影,仿佛看到千秋万代之后,仿佛看到无数众生不断传承,合力而战的一幕,失神失语。

    道人的声音微顿,又抬头看着姬辛平静笑道:

    “当然,这一次,们和人间皇朝也要参与其中。”

    “外道已被驱逐出了人间,但是还不能够确定,祂留下的余党是否会在这一段时间内乱来,不确定他们是否会想要让外道回归,数日后,人间皇朝在确立阵法组成万仙阵一角的同时,戒备人间可能会发生的骚乱。”

    “至于此役,在彻底安定之后,会逐步开放,写入历史。”

    “众生庇佑人间的一战……”

    姬辛指怔了怔,行礼应是,又道:“老师,天帝的事情……”

    道人背对着他,沉默了下,轻声道:“他的事情,不必多提,也不必告知于任何人,这是他的意愿,众生的赞叹和崇敬,他并不在意。”

    “苍生只需安心地生活在红尘中,不需要知道是谁保护他们。”

    “…………是。”

    “也下去准备吧,辛儿。”

    ……………………

    天庭别院。

    群仙会后,昊天走在后面,看着前面抱着长庚剑的太白。

    那冷峻少年没有直接化作飞虹消失不见,昊天心中极为感慨,在祂的眼中,自己已经有极为漫长的岁月都不曾和这孩子一同行走,不曾一同交谈,当下渐渐开口,随意交谈过往的经历,少年太白也回应祂,就像是过往的记忆里一样。

    最后驻足在一座山峰上,看着天上星海,远方红尘。

    昊天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沉默了下,道:

    “记得当初我们一同游历,似乎曾经来过这里。”

    “当时还没有决定,要将什么兵刃和庚金相合……”

    少年太白神色宁静,道:

    “是……”

    “后来是论道之后,才有所悟,在山上枯坐许久悟道,才作出决定。”

    少年转过身,看着那熟悉的面容,看到昊天虽然眉目冷峻,但是眼底温和,没有那经历许多之后,压抑在眼底的沉寂,没有那种压抑着的冷静和痛苦,昊天沉默许久,还是主动开口问道:

    “四时祂……”

    “四时姊姊战死,真灵溃散,现在的四时之神比我更小一辈。”

    “………这样,那,那昼夜祂们。”

    “祂们主动当做诱饵,取信于外道,以此来稳住安插在我们身边的诱饵,将计就计,以做最后一战的杀手锏。”

    即便是隐隐已经知道,但是一瞬间那种剧烈的痛楚仍旧咬噬在昊天心神,让祂神色恍惚,让他手掌无意思死死攥住,少年太白看着昊天,嗓音竭力平静道:

    “祂永远能够理智做出决定,也在之后从来无法原谅自己的决定。”

    “祂从来没能休息一次。”

    “但是,无论是四时,还是昼夜,都从来没有责怪过祂。”

    “最后祂将我设计放入了星主的行宫,被地神的宝镜限制,是因为害怕和恐惧,我那个时候才知道,天帝也会恐惧啊,祂担心有朝一日,为了继续取信外道的暗子,会继续舍弃更多,连我也会死,所以祂宁愿让我沉睡,在一切结束后苏醒。”

    “昼神最后的遗言,是希望祂原谅祂们的自作主张。”

    “四时战死前看着祂流泪,外道以为是怕死,但是我知道,四时只是因为担心祂到最后会一个人被自责吞噬掉,而四时自己也将化作这种自责和心魔的一部分,为将这种局面留给祂自己承担而伤痛……”

    昊天沉默。

    少年抱剑,一枚令牌出现在了昊天面前。

    少年太白敛眸平静道:“这是祂最后的遗物,交给之后,将会直接掌控钦天监之阵,以及祂留下的部属下,祂说,祂相信众生的韧性,但是作为最初的天神,祂也要以自己的方式走到最后。”

    “并不是祂,或许过去是,但是现在,以及未来,都不是祂。”

    “属下太白,告辞。”

    少年行礼,转身化作遁光离去,闭目,握剑的手掌微颤。

    而昊天握着令牌,默然无言。

    PS:今日第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