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一十七章 突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楚江河的第一反应是天空中的闪电,可抬起头,哪里有什么闪电,随即又意识到张弛口中的闪电是疾风之狼的头领,心中暗叹,即便是闪电在也没什么用处,这群疾风之狼换成过去是不可能攻击他们的,可现在还不是往绝路上逼迫他们。

    形势变得越来越紧张,狼群已经将他们团团包围。

    楚江河向秦绿竹建议道:“不妨一试。”构筑传送阵也需要时间,如果现在不行动恐怕就要晚了。

    秦绿竹白了楚江河一眼,什么时候有他说话的份儿了。

    楚江河有些尴尬,看到曹诚光此时已经气喘吁吁地跑回到他们的身边。

    秦绿竹揶揄道:“曹诚光,你跑得可真够快的。”

    曹诚光分辩道:“没逃,只是一不小心滑了下去,说好了同生死共患难,我怎么可能撇开大家一个人逃走,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小红樱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自己不清楚啊?”

    曹诚光吞了口唾沫,和两个女孩子争辩那可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老曹唯有摇头叹气道:“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尊重老人了。”说完眼巴巴望着张弛,所有人都是一般想法,将希望全都寄托在张弛的身上。

    张弛目光迷惘若有所思,这种时候他居然走神了。

    曹诚光忍不住道:“张老弟……”

    秦绿竹瞪了他一眼,凌厉的目光将曹诚光的后半句话给怼了回去,她了解张弛,知道张弛绝不会在生死关头走神,一定是在想某些重要的事情。

    张弛低声道:“闪电!”

    伴随着张弛的这声呼喊,七头疾风之狼从狼群中突围出来,为首的那匹狼毛色纯白,威风凛凛,全速奔行之下如同暗夜中的一道白色闪电。

    狼群本来正在有序地收缩包围圈,这突然的变化让狼群出现了一些骚动。

    小红樱吓了一跳,赶紧弯弓搭箭,秦绿竹阻止了她接下来的行动,秦绿竹对张弛拥有绝对的信心。

    张弛终于听到了闪电的回应:“主人!”

    张弛激动地握紧了左拳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转向身边同伴道:“这七头狼是疾风之狼中的骨干,也是闪电最忠实的追随者,我和闪电已经约定,它们会帮助我们突出重围。”

    曹诚光算了一下,他们目前一共有五个人,足够他们乘骑。

    闪电来到张弛身边,随同它前来的六头疾风之狼也已经全部赶到,张弛翻身跨上闪电的背脊,举起龙鳞刀道:“你们跟紧我,我在前方开路,楚江河,你负责断后!”

    楚江河点了点头:“好!”生死关头,所有的恩怨都已经被抛诸一边,现在剩下得只是同仇敌忾。

    张弛抚摸了一下闪电的头顶,默默交流,这次恐怕难免要是伤及闪电的同族了。

    闪电深蓝色的双目流露出悲怆的目光,虽然它不想同族相残,可残酷的现实却已经由不得它选择,闪电道:“主人,它们被控制了。”

    张弛道:“只有找到罪魁祸首将他铲除,你的同族才能恢复正常。”

    闪电道:“拜托了!”

    “准备好了吗?”

    闪电仰首发出一声苍凉悲壮的嚎叫,身后的六头疾风之狼同声呼应,狼嚎声撕裂漆黑如墨的夜,让人热血沸腾,曹诚光也大吼了一声:“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轰!

    头顶一个闷雷炸响,一道扭曲狰狞的紫色闪电将夜空分成了两半,数千头疾风之狼发出愤怒的嚎叫。

    雷声响起的时候,闪电驮着张弛向狼群发起无畏的冲击。

    张弛高擎在手中的龙鳞刀变得越来越红,在即将接近狼群的时候,龙鳞刀燃烧起炽热的火焰,一刀挥出,长达十米的刀光烈焰劈斩在狼群之中,哀嚎声,呜鸣声,混杂着皮毛焦臭的味道随着凛冽的夜风传送了出去,狼群出现了缺口,闪电率领部下冲入这刀光火影撕裂出的空隙。

    小红樱紧随张弛的身后,然后是秦绿竹,后面才是曹诚光,负责断后的是楚江河,其实曹诚光很想排在第二位,可张弛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曹诚光倒也识趣,只能压制自身逃生的欲望,老老实实排在了倒数第二的位置。

    楚江河虽然负责断后,可实际上他什么都做不了,疾风之狼狂飙起来的速度下,他根本无法有效击中敌人,也没这个必要。张弛在前方负责杀出一条血路,他们只需保证不掉队就可以了。

    闪电和张弛如同一支利箭穿透了狼群的包围,所有人都跟随在张弛的身后顺利突围。

    清醒过来的疾风之狼虽然在后方全速追赶,可是它们面对得是狼王闪电,这七头狼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很快就摆脱了狼群。

    狂风暴雪不期而至,这样恶劣的天气已经成为极北之地的常态。

    确信已经将狼群远远甩开,张弛让闪电放慢了速度,秦绿竹从后面追赶上来,和他并行,两人四目相对,同时笑了起来,死里逃生的感觉真是好极了。

    曹诚光不时回头去看,生怕狼群再追赶上来。

    楚江河仍然落在最后,小红樱看了他一眼,看到他平安无事,心中也暗自松了口气。

    张弛能够感到闪电的悲伤,伸手抚摸了一下闪电的颈部,闪电是在为同族的命运感到伤心。

    后面响起曹诚光细声细气的声音:“楚江河,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

    楚江河愣了一下:“曹诚光,你什么意思?”

    曹诚光道:“别人不记得,我可记得清清楚楚,你明明说的是妖兽复苏,幽冥墟完了。你们让我来盗取那颗镇魔珠,主要的目的并不是要据为己有,而是要让我解除白无天的禁制,你们早就知道随着他的复苏妖族就会觉醒,催生出一支可以对抗甚至消灭幽冥的力量对不对?”

    楚江河怒道:“你血口喷人,污我清白。”

    曹诚光冷笑道:“你也配清白二字,我们之所以落到如今的境地,全都是拜你们父子所赐。”他向张弛道:“张老弟,这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我被他们利用了。”

    小红樱虽然对楚江河的行为不满,可是看到曹诚光落井下石还是替楚江河感到不平,大声道:“你又是什么好人了?如果不是你盗走镇魔珠,怎么会发生现在的状况?”

    张弛道:“现在不是相互指责的时候,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只能面对现实,凡事皆有利弊,不要只看到坏的一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秦绿竹笑眯眯看着张弛,任何时候他都能够保持乐观的心态。

    小红樱道:“我赞同张大哥的说法,咱们现在最要紧就是赶紧回去,通知大家做好对抗幽冥大军的准备。”

    曹诚光道:“恐怕不止是幽冥大军,还有妖兽大军,妈耶!一条火蟒就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要是同时来个几十上百条,什么冰雪长城也要融化了。”

    众人都沉默了下去,曹诚光的这句话不是危言耸听,如果真发生那种情况只怕就麻烦了。

    秦绿竹打破沉默道:“你怎么知道妖族会和幽冥联手?”

    曹诚光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联手?”

    小红樱提出了一个问题:“对了,那么多疾风之狼,它们是如何越过冰雪长城来到这里的?”

    刚才所有人只顾着逃命,没有考虑这件事,小红樱提出之后顿时让所有人同时生出了疑问,几千头疾风之狼,过去它们一直都生存在冰雪长城的南面,现在居然出现在了极北之地,难道说冰雪长城已经被攻破了?

    闪电向张弛道:“我们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突然就发现已经来到了极北之地。”

    张弛暗忖,打包传送,这可牛逼大发了,不过无论它们是怎么过来的,冰雪长城没有被攻破就好。

    闪电突然停下了脚步,其他的疾风之狼也同时止步不前,它们对于危险的嗅觉是极其灵敏的。

    风雪中出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这身影对张弛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了。

    何东来的头发和胡子上沾满雪花,宛如凝固在风雪中的雕塑一动不动,双手拄着一把蓝色的冰剑站在那里,已经静候多时。

    张弛有些吃惊,不知何东来如何掌握了他们的路线,提前一步在这里等待。

    秦绿竹摘下长弓,张弛道:“你们先走。”

    秦绿竹咬了咬樱唇:“张弛。”

    张弛一字一句道:“这里交给我!”他翻身从闪电背上下来,虽然目睹何东来斩杀火蟒的惊人场面,可在张弛的内心深处仍然尚存一丝希望,意志强大如何东来也许能够克服感染,重新找回自我。

    曹诚光小声道:“走吧,咱们留下来反倒碍事……”

    这次遭遇的是小红樱鄙视的目光。

    秦绿竹道:“我等你!”

    北风呼啸,张弛缓步走向何东来,他不知现在的何东来是否还认识自己,可无论怎样他都不会逃避,有些事有些人注定是逃不过去的,必须要面对。

    两人之间的距离剩下十米的时候,何东来终于启动了,手中深蓝色的冰剑从地上扬起,激扬起大片的雪花,如同浪花般向张弛席卷而去。

    张弛在同时拔刀,他并不在意这铺天而来的雪花,雪花对他的身体无法造成伤害,真正的杀招藏在雪花之后,那深蓝色的冰剑才酝酿着夺命一击。

    刀气将雪花震碎,雪花背后的蓝色冰剑露出了真容,冰剑向前方递出三尺,剑气已经向前方延伸扩展出三米。

    张弛出刀的速度不急不缓,刀锋瞄准了剑尖,红色的刀芒只有三寸,在蓝白色剑气的映衬下显得黯淡无光。

    何东来出剑的时候,眼睛始终盯着张弛的面庞,张弛凌厉的目光捕捉住何东来冷漠的眼神。

    剑光和刀芒相遇的刹那,红光大盛,炽热的刀焰在瞬间被点燃,蓝白色的剑芒向前方延展的势头迅速减弱,剑芒只差毫厘抵达刀锋之时,开始被炽热的刀焰焚化,此消彼长,刀焰一点点吞噬着蓝白色的剑芒,从三寸延展到一尺。

    张弛轻声道:“楚文熙!”

    剑身之上掠过蓝色光波,这光波来自于何东来内心深处的波动。

    张弛道:“张清风!”

    何东来用力抿起嘴唇,从喉头爆发出一声低吼,剑光大盛,试图压制住这倔强增长的刀芒。

    “爸!”

    剑光波动不停,蓝白色的剑芒明暗不定。

    张弛敢断定何东来一定还残存着本我的意识,他仍然在倔强抵抗着,不放弃就有希望。

    “爸!”

    张弛看准时机刀势一变,挥刀劈斩在冰剑的中段,能量已经积聚到巅峰,燃烧的刀身狠狠击中了光波浮掠的剑刃,深蓝色的冰剑从中断裂成为两截。

    何东来向后连退两步,望着手中的断剑陷入迷惘之中:“我……”

    张弛大声道:“何东来!”

    何东来抬起头望着张弛,双目回复了片刻的清明,可短暂的清明过后,他的脸上浮现出狰狞的笑容,右手握着冰剑倾斜指向冰面,冰雪旋转升腾,迅速在断剑的残端凝结生长,转瞬之间已经恢复了冰剑的最初模样。

    张弛已经第一时间向何东来冲去,手中龙鳞刀宛如狂风暴雨一般向何东来攻去,何东来挥动冰剑,两人的身体被包裹在剑光和刀芒之中已经完全被不见,雪野之上只剩下两团红蓝的光团在冲撞交战……

    秦绿竹几人并未走远,在不远处的雪丘之上远眺着这边的决战,风雪越来越急,即便是通过望远镜也只能隐约看到两团光团闪动。

    曹诚光关切道:“怎样?”

    秦绿竹放下望远镜充满信心道:“他一定会平安回来。”

    曹诚光道:“何东来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实在想不透,何东来为何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幽冥墟营救张弛,而现在最终变成了一个失去意识的幽冥。

    秦绿竹道:“你这种自��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曹诚光道:“红花也许绿叶衬,如果没有我的自私怎么能够显出你们的无私?”

    秦绿竹叹了口气道:“我终于明白你这种人为何总是能活得长久了。”

    小红樱充满鄙夷道:“好人不长寿祸害活千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