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四十七章 庙前传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个书生?

    手握重刃的虬须汉子偏去目光,望着淅淅沥沥下着雨的庙门,皱起眉头,只见一个书生打扮的身影冒着雨水信步走了进来。

    “好胆的一个书生,竟看到刀兵还不躲着走!”

    做为行走江湖之人,观察极为敏锐,虬须大汉发现进了庙里的书生,衣袍上根本没有一丝湿痕,顿时眯起眼睛。

    ‘看来.....这书生是这两狗男女请的江湖高手来助拳的,周身不沾雨点,内功想必以至化臻,当先发制人!’

    就在靠墙男子喊出:“那位公子,别进来!”,以及女子“药师别说话!”的喊声里,虬须大汉手腕一转,刀口朝向庙门的一瞬,刀锋呼啸,地上燃烧的那小堆篝火都被吹的倒伏,划过火光的刀刃横拉一记,距离书生还有一步之遥,陡然响起呯的一声,像是斩在铁上,大汉整个人向后退了半步。

    刹那间没根本没弄明白怎么一回事,后退的脚步一停,虬须大汉“啊——”的暴喝,刀尖一转,猛地挑去地上的火堆,无数火星、带着火焰的木头漫天飞舞的一瞬。

    大汉持刀杀了进去。

    暴喝、刀光连斩,顷刻间全是呯呯轰轰的对轰在庙里沸腾起来,靠着墙壁的男子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无数刀光里处之泰然的书生,想不到对方竟然也有如此高强的武艺傍身。

    然而,就在这个念头刚一闪过脑海,不知第几下重刀斩击的声音陡然停下,漫天飞舞火星降下间,那柄狂舞的重刀被书生伸出两指夹住锋口,悬在半空。

    大汉拉扯一下,刀身纹丝不动,咬牙怒喝:“撒手!”

    他双臂肌肉鼓涨,额头上青筋凸了起来,几乎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扭拽被夹在对方指间的刀刃,黝黑粗犷的大脸都憋的通红。

    “呃啊啊啊——”

    大汉歇斯底里的嘶吼,整个身子都倾斜,挂在了刀柄上使劲往外拉扯,对面的陆良生抬起的手臂,夹着刀锋的二指忽然交错,庙里响起‘叮’的一声,厚重的刀身顿时断裂,变成两截坠去脚边。

    虬须汉子也在这瞬间被抓着的刀柄一起拉去地上,像是与地面贴合了一般,就算离开书生手指,地上的断刀仍旧无法拿起分毫。

    急的大吼一声:“你使得什么妖法!?”送了刀柄,直起身看去走来的书生,对上对方的双目,下一秒,外面的天色、庙里的火光忽然暗了下来,黑暗犹如潮水般四面八方向他涌来,四周变得死寂。

    “这里是何地?”

    一片漆黑里,虬须大汉终于慌了神,这才反应过来,与自己对阵的根本不是常人,还未等他在黑暗里走出两步,耳中清晰的听到铁链咣当晃响的声音。

    视野之中,两侧轰的一下,升起幽蓝的火光在两侧石柱上,幽蓝的光芒里高高瘦瘦的人影像是踩着高跷摇摇晃晃的过去。

    “谁在那!出来!”汉子捏起拳头,传出‘咔咔’的骨骼轻响。

    幽蓝的灯火越来越多,像是指引他通往前面,不久之后,前方渐渐浮现一道城墙的轮廓,还有无数模糊的人影排着长龙走进那边的城门。

    呼呼~~

    阴风阵阵搅动黑暗里的飘过来的一丝云气,虬须汉子慢慢走近,抬起脸望去城门,眸子陡然缩紧,脸色唰的一下,毫无血色。

    那城门上方,赫然刻着三个猩红大字——鬼门关。

    影影绰绰排起的长龙前面,有两道黑白的身影顶着高高的尖帽飘出,注意到了这边的汉子,其中一人吐着长舌一蹦一跳过来,含着长舌,嘴唇不动,响起阴沉的声音。

    “到你了。”

    另一个黑袍身影一拉铁链:“随我们入阴府!”

    两道黑白人影瞬间飘荡而至,在虬须汉子视野里放大,遮掩了一切——

    .......

    哗哗~~

    淅淅沥沥的春雨顺着房檐挂起珠帘在风里落去有深窝的地面,庙里,魁梧凶恶的壮汉面容呆滞,保持站立的姿态一动不动。

    陆良生看也不看他,径直走去神台,靠墙的男子不明白大汉为何这般模样,从震撼里回过神来,偏头看去那边书生的背影。

    “公.....”还没喊出,想到眼下称呼不对,连忙改口:“这位先生,不知该如何称呼?”

    那边,陆良生望着神台上被劈成两半的‘灵石’伸手抚去凹凸不平表面。

    “万物皆有灵性,这颗石头长相怪异,受乡人供奉,说得将来哪一天就得了道,可惜,还没来得及有灵识,就被人一刀给劈成了两半,你说冤不冤枉?”

    “是有些冤......只是。”

    男子原本想说这只是一块石头罢了,但想到眼前这位书生根本不能以常理推之,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随即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过去地上的女子身旁,“出尘,你脚如何了?”

    伸手刚一触到,疼的那女子‘嘶’的吸了一口气,不过还在扭伤,修养一段时日就能痊愈。

    男子放下心来,目光看去那边一动不动的大汉,忍不住问道:“这个凶汉为何一动不动?”

    “一个小把戏而已。”

    陆良生笑了一下,指尖抚过的圆石忽然动了一下,分开的两半向中间摇晃起来,缓缓贴合在一起,上面的缝隙肉眼可见的阖上,然后消失不见。

    这是《五行道法》里的御土之术,不过在那边男女看来,简直神仙之法,惊得说不出半句话。

    顷刻,陆良生拍拍神台上的石头,回转身,一拂宽袖,那边静止的大汉猛地一屁股坐去了地上,黝黑的一张大脸瞬间多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不停的顺着眉毛、鼻梁、两颊滑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靖!”

    陆良生忽然喊出男子的名字,宽袖又是一拂,掉在墙壁的环首刀推着地上尘埃、炭屑滑到对方脚前。

    “有仇报仇,这个人之前想要杀你俩,现在反过来该你了。”

    女子欲言又止,名叫李靖的男子盯着脚边的兵器,一把抓了过来,垂在腿侧慢慢走去地上的大汉面前,紧咬着牙齿,瞪着对方凶恶的脸孔,想起刚才差点杀了自己和出尘,嘴唇“啊——”的一声张开,双手握着刀柄举了起来,劈了下去!

    虬须汉子闭上眼睛,然而刀锋入肉的剧痛并未传来,再睁开眼,锋利的刀口悬在眉宇不过半指的距离停了下来。

    咣当——

    李靖收回手,环首刀丢去地上,抱拳面向那边的陆良生:“先生,在下.....对手无寸铁之人的下不了手,何况......何况......我与出尘也有过错在先,原本以为汉子在行恶,欺凌一个老者,可后来才知道,原来那老者扒灰......”

    “那你呢。”书生看向恶汉。

    后者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书生,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随即连连摆手:“不追究了,老.....在下也做过不少错事,自然也能原谅这两位,往后也绝不犯事,管住自己手脚,当知轻重。”

    虬须汉子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甚至将一些曾经犯过的一些事都一五一十的的讲了出来。

    庙里,汉子的话语还在持续,陆良生笑了笑,看去李靖,从袖里翻出一本没有名目的绽蓝书本。

    “药师,这本兵书,你且拿去。”

    李靖自有喜好兵法,在这方面更有着天赋,随手翻过两页,看到上面内容就知这本书的贵重之处,连忙合上:“先生,这本书实在有些有贵重,药师不敢收。”

    “此物也非我所有。”

    笑着说了一声,陆良生一抖两袖走去庙门,伸手一摊,握紧老驴含来的缰绳,漫步雨中,声音也从外面传进庙里。

    “......此物就当给它找了一个适合的主人,望善用上面兵法,莫让乱世起,让百姓如庙中石头遭受战火施虐。”

    声音回响,待李靖追到庙门,已经看不见了书生的身影,只有铜铃声隐约在远方回荡。

    “神仙中人啊。”

    看了看手里的兵书,恍如在梦里一般,旋即,合着书本拱手站在雨中朝空荡荡的道路拜了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