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情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谢慕林听完兄姐的话,再看一眼那只装有桂园契书的红木匣子,人还有些懵:“爹爹这么做有什么问题呢?他想省些钱,就拿现成的东西给大姐做陪嫁,而不是另外花钱去买新的,这样不对吗?你们有什么好纠结的?不要总想着东西是从前你们亲生母亲弄走的就好了,反正如今东西都回到谢家手里的呀!”

    谢映慧叹息道:“这种事怎么能不想呢?事实上这些贵重的物品就是我们的母亲从谢家卷走的!父亲一声不吭就把东西分给了大哥和我,你们心里就一点儿怨言也没有么?这对你们太不公平了!”

    谢慕林哂道:“这有什么不公平的?父亲把这些东西给了你们,可家里其他的就没有你们的份了呀?都是谢家的东西,还要讲究哪些东西曾经落入何人手中?真正为了你们母亲曾经的行为纠结别扭,迟迟不能忘记的人是你们俩!家里谁在乎过这些往事了?都是四五年前的老掉牙了,你们也早就跟曹淑卿划清了界限,怎么还总拿自己当曹家外孙,而不是谢家子女呢?!”

    谢映慧涨红了脸,抿着唇低下头不说话。有些事,哪儿有这么容易忘呢?不是她与兄长把自己当外人,而是曹家与曹淑卿的所言所行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是谁的骨肉!

    谢显之也面露黯然之色:“我们心里自然清楚自己是谁家的儿女,也心知曹家早已与我们是两路人了。可母亲……心里未必会这么想。东西落到我们兄妹手中,她兴许会生出妄念,将来又打起这些东西的主意来……”

    谢慕林打断了他的话:“难道大哥大姐你们会乖乖把东西献出去吗?觉得不这么做,就不孝顺了?‘孝’字是这么定义的?!那你们对父亲的‘孝’又在哪里?不能越过你们对曹淑卿的‘孝’吗?!”

    谢映慧忙道:“当然不会!她就算把嘴皮子磨破,我和哥哥也不会把这些财物与产业交给她的!她若真的快要饿死了,我们又不是养不起她,找个宅子,雇两个人,每个月花上十两八两银子,足够她衣食富足了。我们又怎会傻到把父亲赠予的珍贵物件交到她的手里?!”

    谢显之也连连点头,他与妹妹是同样的想法。

    谢慕林把双手一摊:“这不就得了?东西落到你们手里了,也不会落到曹淑卿手中,那爹爹要怎么分配他名下的财物与产业,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是不知道大哥大姐纠结些什么,在我看来,爹爹这么做大概只是为了省事而已。既是要省下另行花钱购置珠宝古玩的财力物力精力,也是要避免后患,免得曹淑卿将来见曹家平安无事,又重新做回了尊贵的外戚,便跑上门来仗势夺产了。她对我们其他兄弟姐妹们是不会留什么情面的,但对你们这两个亲生骨肉,大概还能记得些面子情,不会把事情闹得太难看。

    “爹爹估计是不想跟她打交道吧?反正,若曹淑卿真的找上门来,你们替爹爹挡了就是。东西只管安心收下,将来若是拿出去走礼,又或是敬献给什么贵人之类的,都无所谓。只要是对你们俩有好处,这些东西说送也就送了,还能省一笔钱呢!”

    谢映慧默默听着,与胞兄谢显之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接受了谢慕林的建议。不过前者又提出:“二妹妹将来嫁的是燕王府,同样不必顾虑曹家权势,不用担心我们母亲会找上门去,那不如二妹妹也挑一些古玩字画珠宝的充作陪嫁吧?有这些东西充场面,宗室皇亲里的人就算要挑剔二妹妹的家世,也会被这些东西堵住了嘴!”

    谢慕林不以为然地道:“我正寻思着要多弄些珍贵藏书或药材什么的充作陪嫁呢,珠宝古董什么的倒在其次了。我感觉这些东西在京城和江南一带比较吃香,在北平这儿其实不大时兴。这边武人风气更重些,陪嫁藏书与字画可以显摆咱们家书香门第的底蕴,让人别再黑我们家是商人出身、暴发户什么的,至于其他的古董……前来看嫁妆的人里又有几个识货的呢?我还不如让家里的掌柜们从江南给我多弄些华丽的绫罗绸缎,起码这城里的人一看这些东西,就知道是贵价物了。燕王与燕王妃都不是爱好虚排场的人,他们不看重这些,我又何必打肿脸充胖子呢?”

    谢映慧嗔道:“你不需要这个虚架子,难道我就需要了?让你拿,你就拿好了,啰嗦什么?!”

    谢慕林笑道:“大姐将来跟着黄姐夫去京城,少不了要给上官送礼打点的时候,有几样拿得出手的古董,可以省事许多。字画类的东西,你可以分给大哥。马家全家都是有名的大诗人、大画家,大哥哪怕是拿这些东西讨好丈人,也是好的,也可以办个鉴赏会什么的,多请些文人名士来聚会,趁机开拓人脉,打响自己在京城士林的名声嘛!爹爹这么安排,是真的要给你们省钱。我那儿有的是好东西,真不必拿大哥大姐的私房充场面。”

    她觉得她手里的各种配方与农工业知识是更宝贵的财产。现在她在家里做闺阁小姐,行事不大方便,等嫁给萧瑞后,上头婆婆燕王妃看着是个开明的长辈,不大约束家里人的,她有了自己的钱和地盘,就可以放手施为了。有了技术,还怕没钱吗?她觉得自己手里的东西,比起大哥大姐所有的几箱子死物强得多了。

    谢慕林笑着对兄姐道:“我对爹爹安排的嫁妆很满意,虽然原本要买的地,爹爹没买,而是另买了小汤山的地皮,我也觉得挺好的。我要这些东西有大用,也相信从这些地里,我能得到更多的财富。相比之下,大哥得的桂园,只能自住或是宴客,又仍旧是谢家的东西,不可能卖掉或送出去。大姐得的古董珠宝,也是同理,不到艰难时,还不好变卖呢。可见你们得的只是死物,不能生钱,比起我可亏得多了。我听说了爹爹的安排后,还觉得他对你们太不公呢,劝他多给你们一些能生钱的产业,好歹要保证日常生活的花销呀!”

    谢显之与谢映慧对视一眼,都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是他们觉得自己得到了太多的好处,损害了弟妹们的利益,怎么如今他们反而成了吃亏的那个呢?他们也心知这是谢慕林在安抚自己呢,心里温暖之余,越发希望能给弟妹们多留点好东西了。

    谢显之清了清嗓子,柔声道:“罢了,二妹妹既然这么说,二弟也执意认定我该遵从父命,那我就不再啰嗦了。只是东西到了我手中,要如何安排,那就是我的事了,对不对?”

    谢映慧心领神会:“大哥说得是!这不是父亲分配姐妹们的嫁妆,而是姐妹之间的情谊,旁人都干涉不得的!”

    谢慕林挑了挑眉:“你们想干什么?”

    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