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二百八十九章 一日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长政。

    组织成员之一。

    这种事。

    相较于利用权力,让手下去审查放水,从而留下尾巴。直接吩咐给组织的人来做,显然更加合适。

    合理。

    合法。

    合规。

    这也是他这个职位,表面必须坚守的。因为盯着的人太多,作为本蔀的负责人,权力巨大的同时。

    也如履薄冰。

    除非。

    整个本蔀,都绝对掌控,但那是不可能的。如此重要的部门,充斥着财团、皇室、内阁要员的眼。

    因此。

    没人可以一家独大。

    忽然。

    脑子里冒出了组织。

    不过。

    下一秒便甩了甩脑袋,组织是很厉害,但应该不会厉害到这个地步。要知道这可是岛国的情报中心。

    若组织真的做到。

    那么。

    便代表着一件事。

    ---组织,已经掌控了整个岛国。

    呵!

    这怎么可能。

    。。。

    另一边。

    “什么?长政负责?”祐一接到消息,很是一愣,心道麻烦了,若是证据不足,那个死板的家伙。

    绝对会坚守原则。

    可是。

    又没办法,河本长政油盐不进,把死板发挥到了极致,但工作能力极其出色,才升上了课长之位。

    未来。

    前途不可限量。

    放弃?

    不。

    祐一不甘心。

    当即。

    他找上了渡边,言辞恳切,说自己有精力,也有能力办好这件事,但迎接他的是渡边的冰冷眼神。

    “哦?”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

    “不敢。”

    祐一闻言,冷汗直冒,低着脑袋。

    这话。

    有点诛心了。

    还有。

    渡边的火气咋那么大?

    “哼!”

    “你和雄介的关系,好像不错。”渡边忽然提起一个名字,而这个名字,让祐一身体不由颤了颤。

    这人。

    正是东京警视厅的那位。

    莫非。

    渡边知道了?

    不。

    是肯定知道。不然不会提起雄介,在祐一心慌时,渡边的声音再次响起,“别忘了,我们的职责。”

    “而且。”

    “我们本蔀怎么办事,轮不到警视厅插手。”

    “出去吧,这次的事,就算了,没有下次。”

    这下。

    祐一是彻底‘知道了’渡边为何不让他来负责。原来,是觉得东京警视厅的手伸太长,很不满意。

    也对。

    这事。

    换做他,若是知道手下和外单位的人接触,干预本单位的事,同样也会生气,祐一此刻只剩惶恐。

    “嗨!”

    “这次是我错了,保证不会有下次。”

    说完。

    恭敬退去。

    。。。

    “咔!”

    关上门。

    “呼!”

    祐一长吸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心中不由庆幸,幸好渡边不追究,否则,他可得有麻烦。

    丢工作倒不至于,但小惩是免不了。这件事,若是警视厅的高层直接找渡边,或许还有成功希望。

    只是。

    这又不是什么大案,警视厅高层为了避嫌,也不会出面。严格来说,这次事件,仅仅是中层求功。

    渡边的级别,根本看不上。

    而且。

    渡边是怎么知道?

    额!

    好吧。

    作为岛国最大情报机构的头头,要是没有点刷子,怎么会坐上这个位置,只能叹渡边的手段之强。

    现在。

    对于所谓的功劳,祐一已经完全没兴趣了。肉没吃到,却惹了一身骚。此刻,只想远离这个案子。

    。。。

    祐一走后。

    办公室,

    留下一脸笑意的渡边,这种掌控的感觉不要太爽,相信这次后,在祐一心里,对自己会更敬三分。

    舒坦!

    剩下的。

    自有组织的人处理,他只需要把整件事的逻辑,给填补无缝。外单位插手本蔀的事,就是补缝剂。

    任何质疑。

    都能解释。

    。。。

    不久。

    凌坤刚下车,就进了审问室,对于自己的未来,他心里已经不抱希望,这里可是岛国最大情报机构。

    进去了。

    想出去。

    难!

    里面听说全是狠人。

    可是。

    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在一个叫河本长政的询问下,他按部就班地回答,坚决不认罪。

    然而。

    和警视厅的吓唬加威胁,以及诱导不同,河本长政虽然语气冷冰冰,可一点没有逼迫他认罪之意。

    最后。

    甚至直接表明,证据存在诸多疑点。

    “。。。”

    话说。

    这么实诚,不怕两人的谈话记录,被上级知道给骂死吗?左右看了看河本长政的手下,还有监控。

    只能感叹:不是傻,就是有后台。

    谈完。

    河本长政起身。

    “凌坤先生,您的案子,我们将会继续调查,若是真的冤枉,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然后潇洒离去。

    “谢谢。”

    下午。

    凌坤冷板凳都没坐热。

    “凌坤先生,您的问题,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一切都是有人诬陷,换好衣服,我们这就送您回去。”

    听完。

    凌坤呆住了。

    。。。

    美国。

    唐青的大庄园。

    清晨。

    一觉醒来。

    “啥?”

    “放了?”

    接到妻子高兴的电话,葛峰一呆,然后跟着高兴起来,“太好了,没事就好,但。。发生了什么?”

    葛峰问。

    随后。

    听完妻子的解释,葛峰不由张了张嘴巴,本以为移交审查权给本蔀,就像是在美国,被CIA逮捕。

    不死也得脱层皮。

    哪料。

    一去。

    事情就发生了突转。

    当天进。

    当天出。

    靠!

    这估计都创纪录了吧?什么时候,岛国情报中心的效率,高到如此地步,狠狠嘲笑了东京警视厅。

    而且。

    本身就是秘密逮捕,凌坤还能继续回去,担任大阪府的副知事,只希望岳父没有留下啥心理阴影。

    。。。

    事实上。

    凌坤还真没有啥阴影,没有被人刑讯,而且也不是很多这类案件,一羁押,有的都是以年为单位。

    一周。

    东京警视厅。

    一日游。

    情报本部。

    这样的进去和出来的速度,着实还无法让凌坤有心理阴影,只是有点感慨,事情实在太戏剧化了。

    以为药丸。

    哪料。

    飞速翻盘。

    而且官复原职,尽管这个官,当得挺窝囊,大阪府副知事,这么多年,结交的关系网按理说不差。

    可是。

    出事。

    却没什么人帮忙,尽管消息封锁,可一些地位不低的,应该有渠道知道。。。好吧,不能怪人家。

    一般的事,帮帮无妨。

    涉及碟类,谁人敢沾?

    这次。

    只能默默感谢一下那个本蔀负责他案子的那个课长,一脸冷冰冰的,但办起事来,一点不带色彩看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