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排行榜 我的书架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五章眼光超前的张国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眼光超前的张国柱

    这孩子就是一个傻子。

    云氏家族不大,就两儿子一个闺女。

    按照强者愈强的道理,云彰必定是云氏的族长,也是云氏全部财产的继承人,这个继承人指的是继承云娘手中的财产,至于云昭,手里一个子都没有。

    云娘的财产最终一定是云昭的,也就是说,一定是云彰的。

    按照大家族分派财产的规矩,长子拥有所有,次子一无所有,狠一点的家族中,甚至连兄弟,姐妹都属于长子的,有足够的权力决定他们的生死。

    据说,只有这个办法才能让祖宗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财富越来越多,不至于因为分家最后削弱了家族的实力。

    这种方法很无耻,也非常的无情,不过,在云氏内部,就连最宠爱云显的云娘都没有打算分一点财产给云显或者云琸。

    不过,钱多多手里的财产都是属于云显的。

    云虎,云豹,云蛟,云霄都会分一部分财产给云显,就像云猛临终前把自己的财产的八成给了云显一样,在他们眼中,云氏仅仅依靠云彰是不安全的,还需要有一个备用人选。

    云氏就是靠着这个法子才绵延了一千多年。

    按理说延续了一千多年的家族无论如何都该是一个大家族,可是,云氏本族的人口少的可怜,大部分都是部曲,依附在云氏生存的时间久了,也就变成云氏的人了。

    就像云虎,云豹,云蛟,云霄他们。

    在云氏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有阴族的存在,家族中的男子死伤惨重,需要不断地从阳族抽调人手来维持银族,所以,在经历了一千多年之后,云氏没有灭族,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爹,您是说我以后也要去当强盗?江山都是我们家的了,难道说孩儿专门去祸害我哥哥?”

    云显似乎对成为阴族很感兴趣……

    然后,这个可怜的孩子又被云昭用腰带抽了一顿。

    半个月里被父亲用腰带抽了两次,云显非常的不满!

    他认为这是父亲准备虐待他的征兆。

    事实确实是这样的,云昭开始揍他,就证明云昭想要一遍遍的加深云显的记忆,最好能形成身体记忆才好直到让他忘记祸害哥哥的想法。

    云豹对云昭揍云显的事情很满意,他早就想揍了。

    这种事情光靠嘴说是没有用处的。

    过了八月,关中就彻底的入了秋。

    说真的,关中秋天的时候才是最美好的时候,至于春天,关中就没有什么春天,寒冬料峭的冬天过去之后,只要太阳晒几天,不等山野里的草长高,关中就会迫不及待的进入夏天。

    关中的夏天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煎熬。

    或许是老天爷为了补偿河南地遭受的灾害,这个秋天,关中大熟!

    看着粗如儿臂,半尺长的谷穗,云昭沉吟了良久。

    他轻轻叹一口气,又从奏折堆里取出洪承畴的奏折,在这份奏折中,洪承畴细数了在南洋种地的好处,并且认为,随着大明海船的载重量不断地增加,从南洋海运粮食进入大明沿海的时机已经成熟。

    在他的奏折中,江阴、秀洲华亭、秀州澉浦、杭州、明州、温州、泉州、广州,以及漳州这些港口都能成为接纳南洋米粮的港口。

    其中杭州,明州接纳的米粮可以沿着已经被修缮一新的大运河直抵京城,从而保证北方之地的百姓不会因为天灾就没有东西吃。

    他甚至建议,帝国应该在山东登州,天津修建海港,好让海运的粮食可以更加顺利的进入大明腹地。

    在南洋,一担米的价格只有中原地域的两成左右,即便是除掉运输损耗,以及运费,一担米的价格依旧只有中原本地粮食价格的七成。

    仅仅是这一点,就能让大明的粮食价格彻底的降低三成,甚至更多。

    这件事听起来是好事,然而,在大明这个纯粹的农业社会里,粮食的价格必须保持在一个恒定的价位上。

    粮食价格低了,对于农民来说就是灾难。

    粮食价格高了,对于朝廷来说也是灾难,因为,随着粮食的价格飙升,作为大明物价晴雨表的粮食价格飙升必然会造成大明国内所有物价开始飙升。

    更何况关中百姓种植最多的还是谷子,糜子,玉米这些作物,而这些作物的价值本身就比不过稻米,一旦市场上多了七百万担稻米,这些杂粮跌价跌的更厉害。

    所以,司农寺,国相府,每年秋日里都会给粮食设定一个恒定的价格,以保障农夫们的利益,也保证朝廷的利益。

    往常,根据蓝田县的惯例,朝廷会以保护价格收购百姓手中多余的存粮,储存在粮库里,等到灾年的时候再平价粜出去,这样一来一往,关中百姓总能吃到平价粮食。

    这种平稳的日子似乎可以长久的过下去,好像完全没有改变的必要。

    对于官府来说,每一次改革,每一次进步其实都是一个自找苦吃的过程。

    明明有了这么多的稻米,国内百姓就能多吃几口稻米,似乎对每个人都是有好处的。

    可是,一旦施行了,就会破坏稳定,对自给自足的大明农夫带来破坏性的影响。

    这种稳定其实只是一种脆弱的稳定,一旦发生大的灾害,或者连续几年发生大的灾祸,这种稳定就会立刻崩溃。

    朱明就是这么死掉的。

    可是,接受洪承畴的法子同样是一件不靠谱的事情。

    云昭知道。

    南洋的粮食价格其实就是一个畸形的价格。

    主要是洪承畴在南洋收到的粮食,几乎是没有成本的,仅仅在安南,他一年收到的粮食就足足有七百万担。

    这是他在安南拼命扩充粮食种植地的结果,这种掠夺性的种植方式,不但毁坏了安南众多的森林,草地,山丘,更破坏了安南人最后的希望。

    一年种三季稻子,只有一季中的六成属于自己,其余的都要上缴。

    除过收取粮食的费用之外,这批粮食再无别的成本,所以,国内的百姓在生产粮食的过程中,与洪承畴掠夺回来的粮食价格,没法子比。

    云昭不知道安南人会不会愿意,反正放在他头上,他是一定会造反的。

    洪承畴在奏折中还说,施恩于安南人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当安南人有了暴动的冲动,他就准备补偿安南人一点,比如,给安南人留下一季收入的七成,八成,乃至九成,或者将一季的稻子全部留给安南人。

    云昭对洪承畴操弄人心的手段是相信的。

    也相信他能准确的把握好安南人的脾气爆发点。

    可是,这么多粮食一旦进入大明,对大明的农夫的伤害却是实实在在的。

    种粮食了,收益很低,不种粮食了,又没有来钱的门路,指望大明现在薄弱的工商业想要吸纳这么多农夫,云昭就觉得这很不现实。

    所以,这么一大批粮食该如何进入国内,去向那里,都需要好好地思量一下,是一个难题。

    张国柱来的时候云昭还是有些烦躁,粮食没有的时候能饿死人,粮食多了,同样很烦人。

    “七百万担粮食?”

    张国柱看过洪承畴的奏章之后笑了。

    云昭道:“粮食都给你,你负责给洪承畴给钱,负责保证中原粮食价格不至于下降,你觉得如何?”

    张国柱笑道:“陛下,粮食那里有多的?”

    云昭摊开地图指着河南地道:“今年,除过这里缺少粮食,山西稍微缺少一些,你来告诉我,那里还缺粮食?”

    张国柱在偌大的大明地图上用手比划了一下道:“哪里都缺粮食,至于给不给洪承畴钱,给多少,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陛下总是认为收入与付出应该相等,难道就没有想过安南其实不是大明国内吗?

    这些粮食其实都是我大明的盈余。

    关中虽然说迎来了大熟之年,说真的不过是仅仅不缺粮食,百姓们依旧习惯于瓜菜半年粮的日子,有便宜粮食进来了,百姓们也就能多吃几口稻米,挺好的。”

    云昭看着张国柱道:“你准备把这些粮食分给百姓?”

    张国柱笑道:“分给农夫就是了。”

    见云昭还是一副无法理解的模样,张国柱就笑道:“陛下,我们只是把这些粮食存在百姓手中罢了。”

    云昭点点头道:“道理我知道,藏富于民!”

    张国柱取过一支烟点燃之后道:“想要百姓富裕起来,这要看百姓的,而不是看我们这些当官的,我们引导的富裕,其实都不过是我们想要的模样罢了。

    百姓自发的富裕,才是百姓需要的富裕。

    物资多了是好事,是天大的好事,我们把多出来的物资发给百姓,百姓自然知晓该如何处置这些对我们来说多余的物资。

    有了这些米粮,本来娶媳妇钱粮不够的说不定就够了。

    本来不够盖新房的有了这笔钱粮,说不定房子就盖起来了。

    有了这笔钱粮,本来只能养一头猪的人家就说不定咬咬牙就养了两头,还多养一些鸡鸭。

    总体上下来,百姓们的日子会更加好过。

    而我们,也从另一个方面达到了让百姓富裕起来的目标。”

    云昭狐疑的瞅着张国柱道:“你觉得不会有人骂我们是傻子?”

    张国柱吐一口烟道:“据我所知,这样的傻子皇帝,百姓们可能真的希望他能活到万岁,万岁,万万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